滚动新闻:
东方网>>青年焦点>>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地震中顽强求生故事让轻生的抑郁患者重燃生活希望

2008年6月3日 00:47

来源:青年报 作者:丁烨 顾卓敏 选稿:孙琪


    发生在5月中旬的那场惊天大灾难,深深地震动到了1600公里之外的我们。这一场天崩地裂在一瞬间以无可逆转的速度带领我们重新反观内心,审视自处的世界以及心灵深处最真实的自己。
   
    忽然间,从不关心新闻沉溺于一己世界的人关注起新闻频道,哭了;忽然间,生活在日常琐碎之中终日找不到人生出口的人,悟了;忽然间,看不到生命之意义随时准备放弃自己的人,醒了;忽然间,抛却人间至情汲汲于物欲享乐的人,悔了。任何精密的仪器也无法记录这一场既遥远又切近的灾难,在我们这个城市的上空产生了怎样的衍生效应。一切都仿佛是在忽然之间,伴随着弥漫在整个华夏大地上空的悲悯,有了些许不同。
   
    从今天起,本报将择取生活在我们身边的一群普通人,记录这场上千公里之外发生的地震给都市人的心灵带来的“震动”。聆听他们的故事,体会他们的心情,分享他们的改变。同时,思考自己的人生。

赈灾画面唤醒她去“求生”

●曾有的轨迹
   
    她在18个月之中自杀过两次。平日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觉得生命毫无意义。

●生命的顿悟
   
    我突然觉得我很愚蠢,我为什么要放弃生命,我凭什么放弃生命?
   
    灵雯(化名)在大学里学的是文科专业,毕业后进入一家外企从事文秘工作。
     
    一次在做会议记录的时候,灵雯由于粗心将一个数据写错了,导致公司财务部门的核算结果千差万别。这个错误遭到了老板的严厉批评。“对老板的畏惧,导致自己极端不自信,甚至觉得同事们也都以一种冷漠、鄙视的眼光看着我。”
   
    久而久之,这种来源于职场的焦虑情绪严重影响到了灵雯的日常生活。“我最盼望的就是生一场大病,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不去上班了。”正是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灵雯企图用自杀来逃避现世的“困境”。
   
    “我关上门窗,打开煤气,静静地躺在床上。我有一种兴奋与期待,我终于能与这痛苦的一切挥手告别了,一个美好、纯真的世界正在呼唤我。”这是灵雯在接受心理咨询时的表述。
   
    接待灵雯的心理专家林老师说,“你会发现,这个年轻的女孩在讲述其整个自杀过程时,是相当平静、坦然的。半年多来,她对于生命毫不期待,甚至于急于放弃,我能帮她的就是控制这种焦虑的加剧。”
   
    5月19日,林老师左等右等没见灵雯前来复诊,情急之下拨通了她的电话。“当时,听到她的声音,我就知道她没事了。这是我跟她接触16个月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她声音中的活力。”
   
    事实上,“消失”的灵雯正在进行一场全新的内心洗礼。电视中连续不断播放着的赈灾画面每天都产生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推动她重新思考曾经她欲轻易放弃的“生命”。“在地震发生的最初几天,我感觉自己崩溃了,电视、报纸、广播里到处都是关于地震的消息,这是一场真实的恶梦,这个世界太丑陋了,活着就是一种残忍。然而,第3天、第4天,我忽然看到了一张张求生的面孔,有的孩子甚至为了活下去,生生拽断了自己的腿。想像着深埋于地下的人们,他们强忍伤痛、承受着重物的挤压、残喘在方寸之间而无法动弹,却还在拼命想要‘活’下去。他们呼吸在没有光、没有水、没有食物的黑暗世界中,但是他们都没有放弃生命。我突然觉得我很愚蠢,我为什么要放弃生命,我凭什么放弃生命?”
   
    林老师至今觉得无法解释。“如果不是5月26日她坐在我对面,亲口说出上面这番话,我是无论如何不会相信这出自一个几度轻生女孩之口。她的这种转变简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或许就像她自己说的,一张死亡边缘的照片要比我说上一千一万句都有用。”林老师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这是真正的震撼教育,我建议今后临床心理学可以考虑将其作为一种疗法。”

现在我的人生有很多计划……

●曾有的轨迹
   
    两年内女孩杨帆自杀过5次,3个月前还悄悄到苏州想跳楼自杀。

●生命的顿悟
   
    人生其实很短暂。我不想在我死去的时候,还有非常多的后悔。
   
    25岁的杨帆(化名)皮肤白皙,一头长长的直发,眼角有颗明显的痣。和人说话会下意识用左手护住右手,记者观察到,她右手手腕有几道已经结上痂的明显伤痕,最长的一道大约有3厘米。
   
    杨帆告诉记者,从2006年开始她先后自杀过5次。“第一次是因为失恋。在医院里,妈妈哭得死去活来,我却流不出一滴眼泪。”
   
    杨帆3岁时爸爸妈妈就离婚了,多年来一直和妈妈相依为命。2005年大学毕业后进了沪上一家知名广告设计公司。因为工作压力和感情打击,从小性格内向的她变得更加沉默寡言。渐渐地出现抑郁症倾向,一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就会“无法控制自己”地想轻生。“最严重的一次割腕自杀,连120的医生都觉得没有希望了。”
   
    从2006年开始,杨帆被妈妈带去接受专业心理治疗。但是,3个月前,她又因为工作上的不顺心,坐着火车到苏州,想从入驻的酒店顶楼跳下自杀。
   
    让杨帆感触最深的是北川县的一名母亲。据媒体报道,46岁的龚天秀是中国农业银行北川支行信贷部的经理,她在被困的73小时内,靠喝自己的小便和腿上的血维持生命,最终等来救援队员。
   
    杨帆告诉记者,看到报道后她失眠了。“我反复问自己:死亡真的突然来临,曾经很想死的我是否会不畏惧……”第二天,杨帆买了2顶帐篷送到沪上一个白领志愿者协会那里。随后,又多次积极参与朋友和公司组织的赈灾捐款。
   
    杨帆说,现在她对自己的人生有很多计划,“我想去报考在职研究生,然后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和他结婚,再给他生个孩子。”彭晓玲

●专家剖析

面对视觉震撼忧郁自闭患者心理不断“净化”

   
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对人们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冲击。根据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上海心理咨询热线、心光咨询中心等沪上知名心理咨询中心的不完全统计,有近20%的登记咨询人员取消了复诊预约。而从回访情况来看,曾经的忧郁、自闭患者在受到生死触动后,心理“自净”能力有了很大提高,其效果好于一个疗程的心理干预。
   
    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专家
   
    这种视觉化的冲击是具有强大的震动力的,这种唤醒力量要远远强于一般的交谈。就这类有忧郁或是自闭倾向的人来说,他们对于接触外界有一种本能的排斥,但不是说他们就接受不到外界的信息,而是他们对于信息强度的要求更大。
   
    上海时空心理咨询诊所首席心理咨询师严正伟
   
    经常有轻生念头的人一般都有程度不同的抑郁症倾向。他们对外界的感受非常敏感,会把自己的缺点和遇到的挫折无限扩大,为了逃避伤害而萌发的自杀念头或行为其实是他们一种消极的自我保护。这类人群有时会把自己的个人利益看得比较重。
   
    但是,在最近半个月时间内,这些曾经多次轻生的人群通过电视和平面媒体,看到地震中幸存者艰难逃生、并保持顽强的求生欲望的感人故事,无意识地净化了他们的心灵,开始在内心进行善和恶的自我反省和批判。通过自己和他人命运的对比,对人生价值反而有种轻松和简单的认识,从而以更好的心态面对人生,珍惜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