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青年焦点>>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5"伪娘"色诱老外劫财34万 嫌犯皆为外籍男子

2009年10月28日 00:53

来源:青年报 作者:陈轶珺 选稿:孙琪

  雌雄难辨的美丽居然成为了部分人非法敛财的手段。5名老外男扮女装,混迹于申城灯红酒绿的酒吧间,色诱外籍男子上钩后,再大玩“仙人跳”,劫得钱财后扬长而去。他们3次作案,3次得手,共劫得34万元财物。昨天,5名嫌犯在市一中院受审。
  
  失业之后来沪淘金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当5个老外被带上被告席时,清丽的外表、婀娜的身姿、中性化的打扮,以及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的清脆“嗒嗒”声渐欲迷人眼。要不是法官在核对被告人身份时,5人清楚地回答:“Male”。旁听人员依旧很难相信这5人是男儿郎,并非女儿身。
  
  约翰、卡西亚、达巴拉斯、罗曼、马拉克,从5人的名字可以很轻易地分辨他们的男性角色。俗话说,假亦真时真亦假,因为常常以女人装扮示人,5名被告人对自己的身份也逐渐混乱,在法庭中,他们一直用“She”彼此称呼。5个人都来自菲律宾,其中最大的约翰和达巴拉斯今年才30岁,最小的罗曼和马拉克出身于1983年,今年才26岁。
  
  去年的一场金融海啸让5人加入了失业的大潮中,听说外国人在中国找工作容易,抱着试一试的念头,他们先后离家来上海“淘金”。学历不高,又缺乏一技之长,外国人的身份并没给他们开绿灯。如何维持生计,先后成了其最大的难题。
  
  “我曾经在日本酒吧当过侍应生,在日本如果男性愿意男扮女装做陪酒小姐,他就能获得较高的报酬。”因为工作一直没有着落,卡西亚决定扮个“伪娘”以此谋生。浓妆艳抹一番后,身材娇小又留着长发的卡西亚已能乱真。他开始踩着高跟鞋出入声色场合,在那他认识约翰、达巴拉斯、罗曼和马拉克,在这个灯红酒绿的圈子有样学样后,5人逐渐意识到单纯陪酒,来钱并不快,如果愿意出台,那每天能赚的钱更多。
  
  “药倒”对方拿人钱财
  
  钱来得快,当然花得也快。大手大脚用惯了后,他们发现,即使自己再努力地“工作”,也及不上自己的“恩客”有钱。5个人开始心怀鬼胎。
  
  “最先是约翰提议的,他说要弄到钱很容易,只需要给别人吃点安眠药,趁对方睡着就可以拿走对方的财物了。”卡西亚在法庭上供述。因为他在日本工作时患上了严重的失眠症,他必须依靠安眠药才能入睡,因此可以购得大量的安眠药。
  
  今年3月2日,5名被告人均因涉嫌抢劫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4月7日经市检察院一分院批准被执行逮捕。
  
  经上海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审查查明:被告人约翰、卡西亚、达巴拉斯、罗曼、马拉克从菲律宾来沪后,共谋采用在巧克力等食物中放入安眠药的方法,诱使被害人食用,待其昏睡后劫取财物。
  
  从2008年12月至2009年2月间,5人分别实施3次抢劫犯罪,其中约翰劫得财物价值人民币7万余元,实际分得财物价值人民币6万余元;卡西亚劫得财物价值人民币11万余元,达巴拉斯劫得财物价值人民币7万余元,罗曼劫得财物价值人民币3万余元,马拉克劫得财物价值人民币3万余元,实际分得人民币5800余元。
  
  因为5人听不懂中文,昨天的法庭审理全程需要英语翻译进行逐句解释,因此庭审过程比较冗长。庭审持续了一天后,法庭将择日宣判。
  
  新闻延伸
  
  【案例一】一块巧克力放倒老客户

  
  去年12月10日凌晨2时许,第一条大鱼来了,浓妆艳抹的达巴拉斯和卡西亚在铜仁路一酒吧搭识了被害人强尼。强尼是达巴拉斯的老客户,卡西亚一见到强尼,就认准强尼“还蛮有钱的”。
  
  卡西亚和达巴拉斯暗递了一个眼色,使出浑身解数将强尼迷倒。强尼不知有诈,还以为可以“三人行”,三人一阵寒暄后,相约去酒店开房。在出租车上,卡西亚拿出了含有安眠药成分的巧克力。兴致正浓的强尼不疑有诈,毫不犹豫地吃了巧克力。
  
  抵达酒店客房后,强尼的药性开始发作,陷入了昏睡状态。卡西亚、达巴拉斯两人遂在房里四处翻找,将房内的所有钱财物劫走,包括查理信用卡3张和劳力士手表一块。
  
  劫得财物后,两人迅速离开了现场。随后,他们模仿着强尼的签名,狂刷了1万多美元,购买了衣服等物品,并将劳力士手表寄回菲律宾销赃。
  
  【案例二】药片放酒内伺机劫财物
  
  第二个受害者乌迪则是卡西亚的“艳遇”。今年2月19日凌晨5点,卡西亚与乌迪相识在铜仁路的酒吧外。乌迪很直接,见面没多久就提出了进一步“交往”的需求。“你愿意去我家吗”并很大方地开出了800元一晚的价格。眼见一条大鱼主动落网,卡西亚伺机喊同伴帮忙,“我可以带另外一个女孩一起去吗?她也很漂亮!”不疑有诈乌迪一口答应。两人与罗曼碰头后一起前往乌迪在上海租住的公寓内。趁乌迪不留意,卡西亚将一颗安眠药一分为二,一半放入啤酒内,一半嵌入巧克力内,吃吃喝喝之间就轻易地将乌迪“放倒”。
  
  趁着乌迪熟睡,两人把屋内值钱的财产洗劫一空。两人劫得诺基亚手机、信用卡1张。嗣后,由约翰仿冒乌迪签名,3人共消费美元5308.99元,购买了香水、金条等物品。
  
  10天后,约翰和马拉克则在金茂君悦大酒店87层酒吧内搭识约翰逊,后3人一同进入酒店开房。约翰将嵌有安眠药的巧克力交给马拉克,诱使约翰逊食用,趁约翰逊昏睡后劫得信用卡两张、诺基亚手机一部及人民币1600余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