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青年焦点>>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大学生扫公厕也要竞争上岗

2009年7月3日 00:51

来源:青年报 作者:罗水元 选稿:孙琪

  青年报日前报道《闸北选派大学生火车站公厕上岗》一文昨天有了后续,虽然有着大学生的光环,虽然已胜任了环卫“清道”工作,但是,要想走到上海火车站公而厕所里上岗,大学生也并不是想去就能去的。记者从闸北区绿化和市容管理局正式启动的有关培训课上获悉,到上海火车站公厕上岗前,大学生们还需要竞争上岗,过三道关。对此,有人提出质疑,如此“苛刻”选拔有必要吗?有关负责人认为,火车站作为上海国际化形象重要“窗口”之一,因此,服务人员的素质及服务态度、质量都很重要。
  
  【竞争】15名大学生中只选择6人左右
  
  昨天晚上6点半,闸北区绿化和市容管理局在天目路共和新路附近的北站环卫公司内一教室正式启动了有关培训工作,现场虽然没有隆重的排场,但大学生们都很重视,离培训还有半个多小时,就陆续有人前往报道,至培训前10分钟,30人就全部到齐。
  
  这30人来自闸北区绿化和市容管理局下辖各环卫公司,其中,最多的就是北站环卫公司的,达15人。根据闸北区绿化和市容管理局的统一安排,由于北站环卫公司的服务区域就在火车站,这15人培训的直接目标就是到火车站的公厕上岗。而来自其它公司的大学生,培训后,将回原单位继续工作。
  
  对于来自北站环卫公司的15人,北站环卫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他们都经过了公司选拔,选拔中除了学历外,还有员工平时的工作表现和考核情况。
  
  不过,并不是每个接受培训的人都可以最终走上公厕岗位。有关负责人介绍,根据目前初步设想,每个公厕里只安排一个大学生。而现在的现状是,南广场上,只有三个公厕,北广场的公厕因北广场整体尚处建设阶段,其数量还不得而知,不过,总体数量与南广场相比应该不相上下。这样,公厕给大学生的岗位只有6个左右。这就意味着,有的大学生即使参加培训了,也不一定能最终走上火车站公厕岗位。
  
  【考核】英语礼仪和“专业知识”都列入

  
  闸北区绿化和市容管理局介绍,整个培训工作分三步进行,第一步为双语培训,要求在用汉语提供指路问路等方面服务的同时,也能用流利的英语与外宾进行流利的对话。接下来,将进行礼仪培训,涉及中式礼仪、西式礼仪,因为中式的礼仪相对熟悉,也比较好接受,所以西式礼将成为礼仪培训中的重点。最后,还将进行公厕“专业知识”的培训,每一阶段培训结束后,都将进行考试。
  
  对于这三个阶段的培训,闸北区绿化和市容管理局认为,流利地用双语对如厕的中外宾客提供服务,将是重中之重。其中,用英语对外宾提供圆满周到服务,对显现上海火车站这个“窗口”的国际化形象很为重要,因此,双语培训后的考核也将成为重中之重。
  
  现场培训的老师告诉记者,考核中,将分笔试与口试两部分。并根据工作实际,笔试成绩只占4成,口试成绩占六成。“这就意味着,如果不能开口说英语,或是开了口,但只能吞吞吐吐的说英语的,即使笔试成绩合格了,在总成绩上也不一定能合格,就不能如愿走上火车站公厕的岗位。”
  
  在昨天的英语培训课上,记者注意到,老师并非一味向学生灌输英语单词,而是采用的较多地采用了问答的互动式。就在这个问答式中,学生们的一些“软肋”马上就表现出来了———当老师先用英语说完上海体育馆、上海马戏城后问学生是什么意思时,课堂一下显得沉默起来,稍后,才有几个学生用汉语回答,回答时,虽然答案是对的,但底气不是很足。
  
  对这样的状况,培训老师说,如果考核时还是这样,就不会合格。何况,世博会时,前往询问的外宾的问题可能千奇百怪,如果不能大大方方准确回答,就很丢脸。考虑到这样的情况,培训前,他已专门前往火车站体验生活,并在此基础上专门备课。在接下来的培训和考核中,都会涉及,如果不努力,即使大学生,也不一定会顺利通过考试。
  
  质疑一个公厕一个大学生任务重吗?
  
  大学生在公厕上岗后,虽然也要干一些保洁工作,但这并非是其主要职责,他的主要职责是留意公厕内外发生的情况,宣传、引导文明如厕,尤其是及时为老外提供指路及一些突发事情的处理。
  
  据了解,目前,南广场的三个公厕都实行“三班倒”制24小时开放,一个公厕一班需要1个收费员、1个找零员(找零钱)、1个给手纸员、4个保洁员(男女厕所各两个)、1个巡视员,共计8人,“三班倒”制下,共需要24人。
  
  世博会时,随着出入上海火车站人员的增加,前往南北广场公厕如厕的宾客也会增加,按理说,需要的服务人员会更多,一个大学生能胜任吗?
  
  负责这些公厕管理工作的北站环卫公司有关负责人解释,一个公厕安排一个大学生,并非是要一个大学生将公厕里所有的工作都包下来,大学生在公厕上岗后,虽然也要干一些保洁工作,但这并非是其主要职责,他的主要职责是留意公厕内外发生的情况,宣传、引导文明如厕,尤其是及时为老外提供指路及一些突发事情的处理。
  
  而在上海火车站公厕于今年9月免费开放后,原来的收费员、找零员都将不再需要,给手纸员也不一定需要,由于保洁员的工作主要是体力的,技术含量不是很高,如碰到原有保洁员不足的情况,他们也可以转岗过去,而且,用他们保洁时,人力成本将比大学生低。因此,不必要增加大学生去公厕保洁。
  
  而对于外宾到公厕问路的情况,他们认为,由于火车站广场上有指路志愿者,尽是届时的外宾会比平时增加很多,但到公厕这里问路的外宾也不会非常多,一个大学生应该可以胜任。
  
  为什么经过“三道槛”严格考核?
  
  火车站这个地方是上海的窗口,地理位置重要,在世博会这样的重要时期,国内外的目光都关注上海,更加引人注意,多种因素综合起来,对于公厕这样的看上去不起眼的地方,工作并不能马虎。
  
  大学生的素质原本就较高,对于上海火车站公厕的岗位,不说绰绰有余,胜任应该问题不大,为什么还要在经过三个阶段的培训后进行严格的考核?
  
  北站环卫公司解释,上海火车站公厕的职位,看上去比较简单,技术含量不高,但是,火车站这个地方是上海的窗口,地理位置重要,在世博会这样的重要时期,国内外的目光都关注上海,更加引人注意,同时,经由上海火车站进入上海的国内外宾客,将数以千万人次计,关注度也会更高,多种因素综合起来,对于公厕这样的看上去不起眼的地方,工作并不能马虎,否则,一点点小事、一点点小的差错,都可能会有很大的负面影响。
  
  而大学生,尤其是毕业不久、参加工作不久的大学生,虽然接受过高等教育,但高校里一般偏重于学理论知识学习,社会实践相对要少,处理突发事情的能力相对可能要弱,有的虽然会英语,但是是“哑巴”英语,有的虽然以前经过上海火车站,但不一定对上海火车站周边情况熟悉,有的虽然是上海土生土长,但也不一定对整个上海的情况很熟悉,这就要求,他们应该进一步熟悉上海火车站周边环境,进一步了解上海情况,提高各种处事能力。因此,必须进行培训,必须进行严格考核。
  
  ■个案
  
  大学生“乐意”当公厕服务员

  
  采访中,记者发现,虽然按传统观念,公厕服务员一职并不是很“体面”,但进入培训现场的大学生环卫工人,已全然没有这样的想法。面对这份职业,他们更多的是一份从容,面对三道考试关,他们更多的是一份紧迫感。
  
  出生于1987年的大学生候剑豪,虽然在大学里学的是电子控制与修理方面的专业,虽然其父亲是税务干部,但他在毕业时看到闸北区绿化和市容管理局招聘环卫工人后,还是报了名,顺利通过笔试、面试后,已在北站环卫公司上班几个月了,并在北广场工地边清扫马路。
  
  “我觉得做环卫工人并没有什么不好。”他坦言,由于自己是近视眼,扫马路时,看到的10个人中有9个人都会奏上前询问,”你是大学生吧?”,面对这样的情况,他常常实话实说,“是的呀!”如果对方继续询问“会不会觉得大才小用”,他仍会实言相告:“没有这样的感觉。”
  
  同候剑豪一样,扫马路的大学生施闻潇,也戴近视眼镜———镜框还是时尚的黑色,看到他扫马路的人也是“十有八九”会奏上前询问,对询问的人,他也会会大大方方如实相告。

东方网近期热门活动: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点击开始答题]

  每月60张世博会门票和100个世博会纪念品等你来拿,快来答题吧!

  由上海迎世博600天行动社会动员指挥部主办、东方网承办的《世博知识与市民素养》网上有奖测试活动,自2008年12月12日在东方网“文明在线”正式推出后,得到了上海市民的踊跃参与,目前参与人次已超百万。

image

    为了答谢广大网友对东方网两大名牌栏目——“东方直通车”和“文明在线”的长期支持,您只要在以上两栏目发表内容详实有理有据的投诉、有价值的建议和意见,就有机会获得价值100元的长三角旅游券。>>>点击进入

  image

  订手机报赢取消费券

  还在公车地铁上盯着别人手里的报纸?免费新闻,现在可以看得更自在,更大方。

  即日起至2009年12月31日,发送KTYHB到10086,按照收到的短信提示,回复订阅东方手机报,即可获三个月免费新体验。

  image

  为积极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在迎世博600天行动进入关键阶段,由东方网、上海市网宣办联合推出“我有话对区(县)长说”平台,旨在为普通市民与区(县)级领导沟通搭建的网络平台。


  
  对于到火车站公厕上岗的职位,他们和其它培训的一样,都抱有很强的愿望,“并不是说我们嫌弃扫马路,既然单位有这样的安排,也寄托着对我们的希望,我们当然要尽可能做好。”不过,面对考核中的“三道槛”,他们感觉还是有压力。“世博时接待要求高,在火车站这样的窗口地方,如果不能好好为国内外宾客服务好,就是给上海“抹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