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青年焦点>>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丈夫沉湎网游 让临产妻子独自打的去医院

2009年6月30日 01:11

来源:青年报 作者:丁烨 实习生 朱莹 选稿:孙琪

  E时代来临,信息风暴已迅速占领了大部分人的日常生活。在都市的钢筋丛林中,人们通过网络认知世界、通过网络娱乐游戏、甚至通过网络寻找人生的另一半。当互联网这项新技术越来越多地成为人们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问题也随之而来。
  
  本报“80后婚·检”系列报道,开篇关注网络时代的互联网等新技术发展,给80后小夫妻的婚姻带来的全新体验与全新冲击。记者日前走访了闵行、长宁、徐汇等法院,专门处理婚姻官司的法官均向记者表示,随着80后青年到达适婚年龄,逐渐走进婚姻的殿堂,法院处理的80后离婚案件也随之增多。其中,由“网游”、“网恋”、“闪婚”等因素导致的婚姻破裂占到了这部分离婚案件的一定比例,成为引发80后离婚的一个重要诱因。
  
  “还有一个星期,我就有望彻底结束这段可笑又可悲的婚姻了。”上周末,记者采访年轻的邵箴(化名)时,她拿着即将再次起诉的诉状,语气冷漠。面对在自己临盆之际都沉溺在网游中无法自拔的丈夫方平(化名),邵箴于去年9月将其告到徐汇区人民法院要求离婚并财产分割。法院出于对小夫妻婚姻的维护,暂不支持原告的诉请。昨天,邵箴向记者表示,半年的时间并未能挽回这段婚姻,“这一次我已彻底死心,我的婚姻死在网络游戏上。”
  
  曾经的甜蜜感情

  他们于校园内相识,很快坠入爱河。在毕业时两人彼此承诺过,要陪对方过一辈子。
  
  邵、方二人均是本市某著名高校的学生,两人在校园中一个是文艺骨干,一个是玩转“达人”,都是各自系里的名人。邵箴大二时,在某一次学生会的活动中认识了比自己大一届的学长方平,两人迅速坠入了爱河,一路走到毕业。
  
  “我一直觉得我们的感情基础是很牢固的,因为彼此都是初恋,在感情上都很依赖对方,很信任对方。在毕业时我们彼此承诺过,要陪对方过一辈子。现在看来,这些誓言都很可笑,全都抵不过他的那些游戏。”邵箴此刻向记者回忆起自己的初恋,漠然的眼神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
  
  据邵箴介绍,方平在大学中学习成绩很优秀,并不特别喜欢打游戏。“一开始,他并不玩网游,最多与他的哥们一起打几盘联机游戏,大部分时间都是跟我一起在学习。改变发生在他大四毕业那一年。”大四找到工作之后,由于新单位并不要求方平立刻去工作,因此他有了一段难得的“放纵时间”,“那一段时间,我忙着我的学年论文,他就天天与他直研的同学混在一起,开始打网游就是那个时候的事吧。”
  
  看着愈加“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男友,邵箴焦急万分。她告诉记者,由于她经常去方平宿舍“查勤”,阻止他在宿舍打游戏,日子多了之后,方平便开始行踪神秘起来,经常不知道他的去向。“n次电话找不到他之后,我没办法,只能通知他父母,让生他养他的人来教育他。”这一次父母出面,将方平带回家中,狠狠教训了一顿,并规定他每天要向邵箴汇报行踪,不能再玩游戏玩得昏天黑地。
  
  “他看到他妈妈老泪纵横的样子也心软了。经过这一次之后,他停止了玩网游,恢复正常的生活。很快就毕业去工作了,每天忙忙碌碌,也基本没了玩游戏的时间和精力。”2006年初夏,邵箴也毕业工作,感情稳定的两人开始筹备婚事。2007年5月,两人共赴婚姻的殿堂。同年10月,邵箴检查出已怀孕,双方家庭都沉浸在喜悦之中,丝毫没有料到幸福竟会消失得那样快。
  
  疯狂的午夜练级
  

  他一般是半夜3点起来,打到早上五六点,然后去上班。家人的苦苦劝说都无效。
  
  怀孕后的邵箴起初还能上上班,但随着妊娠反应的加剧,身体渐感虚弱,便请假在家休养。“当时方平还是挺照顾我的,每天晚饭后还陪我去散散步,讲笑话给我听,找一大堆育儿的书籍给我看。谁知道,一次同学聚会之后,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邵箴告诉记者,2008年春节过后,方平与其大学同学有过一次大型聚会,由于自己挺着大肚子形象不佳,便没有陪同前往。这一次聚会回来后,方平每天半夜的“奇怪举动”便开场了。
  
  “有一次半夜3点钟我起来喝水,看到他一个人在电脑前专注得不得了,我悄悄地过去一看,真是怒火中烧!又在干他的老行当:打网游!而且是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网游。”说到这里,邵箴的回忆似乎有些断裂,仿佛不愿记起那个夜色中闪动的电脑屏幕。“我当即就把杯子在地上一摔,直接问他,这是在干吗?他也有些吃惊,不好意思地说同学介绍给他的新游戏,白天要上班没时间,就晚上玩一玩。因为他打网游有前车之鉴,所以我警告他说,不准有下次,否则我就回娘家。”网游的页面对邵箴来说有锥心之痛,因为曾经就是因为这个需要不断“练级”的E时代产品差点让她与方平一拍两散。
  
  有了这次的发现之后,邵箴留了个心眼,暗自观察起方平回到家后的举动,但没有什么新的异样。“那天半夜他被我抓到之后,倒好几天都没有再玩过,我以为是我的警告奏了效。毕竟,我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而他很快就要做爸爸了。日子过得很平淡,但也挺温馨,他对我也很体贴。没想到差不多一个月后的一天半夜,我又发现了他开始打游戏。一般是半夜3点起来,打到早上五六点。然后去上班。”邵箴告诉记者,大约是在2008年5月初,方平又“重操旧业”,由于严重的睡眠不足,他的工作状态与精神面貌受到很大影响。
  
  “因为他又迷进练级之中,我什么办法都试过了,好话狠话都说过,公公婆婆和我爸妈出面也劝过,但方平向来是当场认错态度很好,一转身就把自己保证过的话全忘了。我有时甚至都想把他那台配置精良的台式机当废品卖了。”邵箴说。
  
  心酸的临盆经历

  半夜,她对他说“我快生了,快送我去医院”。正在“激战”的他回答“你先去,我很快就到”。
  

  “除了打游戏,他其他都很好。我真的心疼他的身体,每天不好好睡觉,怎么有精力工作养家?”哪怕与方平的缘分已差不多走到尽头,邵箴依然重复着这句话。“每次问他为什么总是半夜起来打游戏,他就说工作压力大,起来放松放松。”对丈夫的心疼和怨恨交织在邵箴的心里,使她的内心异常焦灼。
  
  “我有时会轻轻地问肚子里的孩子:我要不要跟你这个不争气的爸爸离婚。有些事情我也不太敢跟双方家长多说,怕他们年纪大了心里急。只能一个人承受着。”
  
  2008年6月中旬的一天半夜,邵箴感觉腹部一阵阵绞痛。她预感到也许这个孩子要提前来到这个世界上了。“那天晚上的经过我真的不想再回忆,不堪回首。”
  
  同样是独生子女的邵箴,对生产毫无经验,她一边忍受着一阵阵的绞痛,一边整理着去医院生产需要准备的东西,同时,她依旧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在半夜发亮的电脑屏幕和自己那个专注的丈夫。“我跟他说我快生了,叫他快点拿钱,送我去医院。你知道他当时对我说什么吗?他说,我现在关键时刻,你自己打个车去吧,我很快就到。听到这句话,我好像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了,也许孩子在那个时候也不忍心再给我增添痛苦。”于是,邵箴拿好足够的钱、证件和日用品,打了个电话给自己妈妈和婆婆,独自出门拦车去医院待产,房间内昏黄的灯光下显现出的,是他那个“浴血奋战”老公的宁静侧影。
  
  顺利生下儿子之后,邵箴于2008年9月一纸诉状递到徐汇区人民法院,要求与方平离婚,并诉请法院做相应的财产分割。由于方平在法庭上表明与邵箴仍然有很深的夫妻感情,对自己让妻子独自去医院待产、沉迷网游等过错后悔不已,法院本着维护夫妻双方婚姻的前提,判令暂不支持原告的离婚请求,给双方一个机会修复感情。然而邵箴表示,她已“心死”,将于半年后重新上诉要求离婚。
  
  记者事后拨通了方平的电话,他表示“事已至此,不愿多谈”。语气中流露出深深的无奈与悔意。
  
  【对话】就算丈夫悔悟也来得太晚了
  
  记者:法院判决下来的这半年等待中,你与方平还共同生活吗?
  
  邵箴:分居了。孩子生好后,我一直住在娘家。公公婆婆经常来看我和孩子。
  
  记者:在你怀孕时,方平打游戏已有一段时间,当时你有没有想过离婚?
  
  邵箴:想过,但狠不下决心。因为当时我还对方平还心存幻想,觉得等孩子出生他会醒悟的。
  
  记者:他平时对你如何,除了打游戏还有其他方面让你无法忍受吗?
  
  邵箴:说良心话,平时对我挺好。但他始终摆脱不了网游的魔咒,直到他对我说出那句“你自己打车去医院吧”,我的心彻底冷掉了。
  
  记者:你对他还有感情吗?
  
  邵箴:肯定有,但正因为感情深,我对他更加失望。他甚至因为游戏,不顾我和孩子的死活,我想起这一点就觉得很可怕,很痛心。
  
  记者:方平现在会不会来看看孩子,你觉得他有所悔悟吗?
  
  邵箴:会来看,还会求我想“重新开始”。但我已经不敢信任这个“重新”,也已经不关心他是否悔悟。就算他有悔悟,这悔悟也来得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