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青年焦点>>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奥运后首次公开训练,刘翔:疗伤,听姚明的,复出,信自己的

2008年9月25日 00:38

来源:青年报 作者:陈宏 选稿:孙琪

    莘庄基地昨天为刘翔开了奥运会后的首堂公开训练课,结束后他也没有再直接溜走,孙海平一句“来来来,让他们简单问两句,待会儿还要做治疗”,就让刘翔安静地站在了媒体包围圈中。这是刘翔自北京奥运会结束至今,首次跟媒体敞开心扉,也许是家乡的媒体让他放松,他不再抗拒什么。关于曾经的退赛,关于现在的疗伤,关于未来的重出江湖,每个问题都回答,也许他也憋了太多的话想说。也看出来,他心情好了不少,无论是训练或放松,他都被一群摄影围着拍,他靠着栏杆立着无奈地笑,又是引来闪光灯一片。他摸摸头自嘲:“弄得我像是在走秀。”
  
  10月赴美诊疗 “我听姚明的话,不开刀”
  
  我还在保持训练,但这些时候的训练,包括今天你们看到的训练,都是用不到踝关节的。因为身体其他方面是不能休息的,天天保持一点,对以后的正式训练会有帮助。
  
  根据教练他们安排,我这些天会在上海再接受一次专家的会诊治疗,之前也做过几次了,但现在不是已经有一个月出头了嘛,想看看现在用保守治疗是否有点效果。然后就是去北京,再接受国家队安排的北京方面专家的一次会诊,接下来就是去美国,那边有一些大夫也会根据我的情况,给出一些方案。
  
  (孙海平解释:原本没打算让刘翔过去,就想我和专家组的人一起过去,但美国专家都要求刘翔本人到场,所以就让他也过去。时间大概是在10月下旬吧。包括姚明推荐的,目前一共有6个美国专家,分布在不同的地方,但我们都打算去看看。)
  
  美国吗,毕竟治疗运动创伤的历史久一点,因为他们那边运动员比较多啊,什么橄榄球啊篮球啊,(他们治疗起来)都是比较有经验的,肯定比国内有经验———就中医来说,肯定是国内好,但是西医的话,美国应该是强多了。
  
  当然,去也就是会诊一下,不是要很快就下结论的,看看到底怎样,我是想看看最好有不要开刀的办法,哈哈。姚明跟我说,开刀之后肯定不会像原来这么好,感觉脚已经不是原来的脚了,要恢复到以前是绝对不可能了。
  
  在上次黄金大奖赛期间,我和姚明、阿兰·约翰逊都聊过,他们也都受伤过,不过阿兰的伤跟我不是一个地方,所以姚明的更有借鉴意义,我比较听姚明的话吗!哈哈。
  
  (孙海平解释:我们看这么多专家,就是看到最后能不能有个相对统一的意见,我本人是对动刀持疑虑态度的,动刀肯定会有疤,到时候脚踝那边肌肉的柔韧性会大受影响。最后肯定是刘翔的医疗保障组来拿方案,当然也会听听刘翔本人的意见,毕竟刀是动在他脚上。)
  
  退赛并不后悔 “我的天空是蓝色的”
  
  (孙海平说过去的一个月内,刘翔有很长一段时间对退赛耿耿于怀,而在昨天的训练现场,记者也似乎总能找到这样的佐证。训练的间隙,他要么一个人闷坐在凳子上发呆,要么一个人走到远处,但还是发呆。)
  
  耿耿于怀有的,因为我有点气愤。刚刚做好准备,却发现脚不好比,其实我那个时候头脑很冷静,没有头脑发热,做一些过激的行为。(他说这句话时,在场的人都觉得颇有深意,知道他的过激行为大概是针对哪些人,但没人打断他,刘翔也没有继续挑明。)我想,这个伤病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当然这是后话了!
  
  我教练给了我很多帮助,主要是开导开导我,我其实调节能力挺强,没什么了,但他还是有点担心我,怕我多想。我就告诉自己,生活还是要继续,现在就希望能够把伤治好就可以了,别的也都别去想了吧,多想一些开心点乐观点的事吧。
  
  每个人都会碰到挫折,只是我之前的道路都一直比较顺利,没有碰到过,所以大家觉得比较严重。我觉得我很快就走了出来,人生总有起起伏伏的,这才叫人生嘛,不可能一帆风顺的。
  
  (那时候你觉得自己的天空晦涩吗?有记者这么问,但刘翔听成了灰色,这种问题,他向来都是以强悍的标准来回答———无论自己是否真的很强悍地做了。)没有啊,能参加奥运会,能进大名单,我就觉得自己成功了,后来参加奥运会,我也是去享受的,我为什么要灰色呢?我的天空是蓝色的。
  
  不理非议质疑 “一切都会好起来”
  
  从22日开始恢复训练,我一个多月没休假了,信念肯定会有,日子还是要过的,不能因为一个小小的挫折而停滞不前。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该练的还是要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只不过是受伤而已,没什么可怕的,也不说太多了,还是看实际行动吧。
  
  我知道有人在说不相信我,不相信什么?!我只能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相信世界上还是好人比较多的(笑)。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还是有的,其实也不一定针对我,不管什么事,他都会跳出来叫两声,我就告诉自己,不用理会他们就可以了。
  
  家人和教练,还有很多外人,都还支持我,很多人写信给我,很多朋友看到我也是第一句话就问“脚怎么样了”———好像最近问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话了———我总是会不厌其烦地说好多了好多了。这说明,大家对我的期望还是在的吧,我觉得,我反正总是尽量做好自己就行了。
  
  (孙海平前两天曾告诉记者,刘翔是在憋着一口气,问他,他自然是刘氏做派,不肯承认。)
  
  我没有憋着一口气啊,我挺放松的好吧?干吗要憋着一口气呢?这样很难受的!
  
  脚伤一好就比赛 “我的实力之前已经证明”
  
  (刘翔昨天的训练,只持续了近一小时,9点开始,10点不到就结束了,而奥运会前,刘翔的“下班时间”往往是11点出头,有的时候孙海平会“拖堂”到11点半。20分钟的热身去掉,他正式的力量和素质训练只有35分钟左右。在力量房有个原先的理疗仪,连着电脑的,现在被孙海平用来给刘翔做大腿力量训练,可以看到数据。原先牵着绳子做的髋部跨栏训练,现在孙海平是用一个包加垫厚海绵,让刘翔跪着用没受伤的腿去踢前面的海绵,孙海平说这是为了保护受伤的脚踝。几组动作下来,孙海平全身汗湿透了,刘翔也累得走路似乎又有点一瘸一拐了。是不是又伤了?孙海平笑着说:没问题,是他心理问题,另外,医生也让他受力时就这么走,可以让伤处休息。)
  
  我现在慢跑已经没问题了,但还不敢穿钉鞋,让它慢慢恢复吧,因为我的伤是慢慢积累下来的,不是突发的、急性的。
  
  师父说我看到小队员跑,也蠢蠢欲动想上场?我没有这种想法吧,脚不好了,我为什么还要上去跑呢?正好可以休息休息嘛,毕竟以前跑的比赛太多了。我现在还每天保持活动,有时候想休息,教练就跟我说,“哎呀,别休息啊,否则再重新练会很辛苦啊”,他也是为我好,但我想,说不定好好休息反弹上来会更厉害呢?哈哈!(对这句话孙海平的反应是,“我们十一也放假,让他1日、2日放两天,老实说,放大假他也没地方去,呆在家里第二天他就无聊了,他父亲忙,不能陪他,他也是一个人在家,还不如来队里,大家都很熟,打打闹闹的。”)
  
  人啊,就是这样,有的时候看见跑道很厌烦,但时间久了呢,看到它又有一种亲切感,唉。不想了,先把伤彻底养好吧,师父说有信心把我带上明年德国世锦赛的跑道,其实明年的比赛我也不是看得很重,我不是一定要用比赛去证明自己的实力———以前我已经证明过了,我现在的关键是恢复到以前的水平,就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