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青年焦点>>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网络捕手是如何炼成的? 揭密沪上"网络女捕快"

2008年9月19日 00:49

来源:青年报 作者:范彦萍 选稿:孙琪

  时下,在网上买东西已成为年轻白领习以为常的购物方式,但当你自以为淘到了价廉物美的商品,等待而来的却是不值一文的假货时,该是何等沮丧。
  
  在茫茫数百上千万用户的网络购物交易平台上,有一批“便衣警察”蛰伏在电脑前,静静等待“猎物”的出现,他们中最资深的莫过于网络女捕手彭小夏,从业8年,她俨然已是元老级人物。
  
  【名声】网上“克格勃”
  
  中午时分,彭小夏来到办公桌前,打开电脑,“抓捕软件”里按照既定的程序,已经初步锁定的一批“嫌疑犯”。她逐一打开问题网页,一一甄别“真犯”。突然跳出来一个诱人的网页,标题上赫然写着“I Phone,一口价一元”,留言板上,不少买家正在争相询问。彭小夏游移了一下鼠标,“杀”!
  
  不曾想到,眼前这位在屏幕前虎视眈眈的“网上克格勃”竟是一位30岁出头的女孩。环视四周,她的办公区摆满了卡通靠枕、毛绒玩具,这些都是她从网上淘来的。那些网络骗子肯定想不到,自己的行骗账号竟是在那样温馨的环境下,被一位小女子“咔嚓一刀”。
  
  “在我们的行话里,封杀账号被称作杀人。”彭小夏介绍说,网络骗子的作案手法很有规律,那些价格低得离谱,浏览量十分大的超人气商品,吸引到买家的同时,也会吸引到网上便衣。一旦有形迹可疑的卖家出现,她和同事们就会进行“挥舞”鼠标,随时准备“大刑伺候”。
  
  在拥有上千万用户的茫茫网际开展侦察,谈何容易。彭小夏所执勤的地盘———易趣网上交易平台,仅有网络捕手10来名,就算捕手们不吃不喝不睡觉,坏人也杀之不尽。这就需要借助“抓捕软件”。她解释说,根据卖家的注册时间、登陆方式、商品价格和内容等等选项,他们会事先将各种选项自由组合,拟一个抓捕规则,譬如刚注册1个月内,交易金额超过1000元的,很有可能被自动“网罗”到系统中,待捕手们再行甄别,“冤枉入狱”的,当场就可以无罪释放,一旦被判有罪,则将立即被判死刑,逐一“歼灭”。值得一提的是,一旦被网罗到系统中,问题网页就自动被屏蔽掉,正常用户就无法看到这些网页。
  
  【转型】从书生到“捕快”
  
  正在闲聊的当口,她又打开了一个页面,卖家是这样描述商品的,“出售一批法院拍卖的轿车,06年宝来1.8T转让价999元!!!”没有任何声音,也不见你追我赶的激烈搏斗,彭小夏轻点了一下鼠标,“杀人不见血”地将这个骗子注册的10来个账号集中歼灭。紧接着,又是一款市场价高达4000元的夏普SH906手机,嫌疑卖家给出的特价相当诱人,“350元!”此时,从彭小夏佩戴的边框眼镜的后面闪出一道杀气,谈笑之间,坏人灰飞烟灭。
  
  彭小夏说,今年以来,网上清静了不少,不是坏人变少了,而是随着抓捕软件的升级,坏人逃生的几率变小了。“简单点说,就是坏人刚出现,还没做坏事,就被扼杀了。”
  
  2000年,国内首个网络捕手队成立之初,那时候,还没有高科技武器———抓捕软件,也没有“歼敌宝典”,更没有经验可循。那个时候,彭小夏和她的战友们只能赤膊上阵,“杀死一个是一个”,现在回忆当年的场景,她不由得笑出了声,“当年真叫血气方刚,恨不得一脚踩死坏人,一派杀气腾腾,那才叫兴奋。”
  
  现在,彭小夏做得最多的事,是进行仔细甄别,听“嫌疑犯”的申诉,可不要冤杀了好人。
  
  彭小夏的父母是戏剧学院编导系的老师。她小时候的梦想是当考古学家,或者走父母的路,搞写作。那么是什么引导她选择捕手生涯的呢?
  
  就让时光穿梭,回到10年前的一个下午,大四的彭小夏正在骑车赶往一家出版社,打算洽谈出版事宜。突然,一双贼手伸向了她自行车车篮的包。“抓坏人啊!”反应过来的彭小夏一边呼喊,一边追赶,在追了整整500米后,眼睁睁看着歹徒翻墙逃走了。
  
  包里有她辛苦多年写就的十几万字的手写稿(没有副本)。几年的心血付之东流。
  
  她哭了整整一天。也从那天开始,改变了自己的择业方向。“我要抓坏人!”
  
  【秘笈】体验交易过程
  
  其实,她并非天生的神捕。2000年初那时候,还没有网络警察,也没有第三方支付的安付通,一切都没有经验可循。有两件事事隔多年彭小夏还记忆犹新。上海浦东的一位买家在网上淘到了卖家自称中奖得来的笔记本电脑和数码相机,价格十分诱人———只有一万多,在付款后,打开邮包,里面却躺着几块分量与形状和笔记本电脑差不多的砧板。尽管这位卖家在行骗得手后马上被封了账户,但他却从此销声匿迹,想要追查非常困难。看到坐在眼前的被骗买家的声声痛诉,彭小夏心里很难过。那时候的一万元,非常值钱。
  
  紧接着,她又遇到了第二个让她刻骨铭心的事。一名卖家声称因家人得了血癌,不得不低价变卖家用电器。交易平台后的彭小夏心想,“这个卖家真可怜”。不料,才过几天,就有买家投诉说,自己被骗了,收到的是手机模型。
  
  上述两件事,让她和自己的“捕快队”迅速成长起来。
  
  经历过无数次猫捉老鼠的游戏,彭小夏总结说,坏人也分等级,一等坏人搞欺诈,二等坏人卖假货,三等坏人违反网络规则。“每拦截一个坏人,就觉得特别有成就感。我还喜欢分析研究他们的犯罪心理。”
  
  那么好的网络捕手是如何炼成的呢?彭小夏透露了她的历练经,要成为好捕手,首先要开店,成为网络卖家,熟悉网上赚钱全过程。其实,网上开店的目的并非为了赚钱,而是要体验买卖双方的角色,识别真假卖家,做卖家很辛苦,他们需要布置店面,思索如何进行商品描述。骗子却不同,他们会把所有精力放在行骗上,自然会露出马脚。这么多年过去了,一边侦破案情一边经营小店,彭小夏已成为钻石级卖家。
  
  【级别】让“刘德华”现形
  
  彭小夏说,当年她之所以被安排到网络捕手这个位子上,就是因为上司看中她不按常理出牌的个性,她还曾被同事说成“好人里的坏人”。没错,成为捕手的第二阶段,就是自己也当一回坏人,即根据坏人的特征设计商品,还要绕过网管的监测。
  
  她这么多年来抓了多少网络坏人?彭小夏一下子回答不上来。原因是现实中的坏人是实体,抓一个是一个。但在网络这个虚幻世界里,坏人就像病毒,会不断变换身份,无限注册不同的账号。“真的数不清抓了多少坏人了。我曾经对付过一个坏人,三年里删除他了十万个账号。”
  
  要在无数个戴着不同“面具”的账号里识别坏人,彭小夏自有妙招,“一些有前科的网络骗子会成为重点监控对象。虽然他们注册的账号不同,但作案手法惊人地相似。一些老手,我们不知道较量了多少个回合了。”
  
  还记得前不久轰动全国的工行网站克隆案吗?那个犯罪嫌疑人A就是彭小夏的“旧识”。“我前后至少冻结了他10万个账号。A当年是电脑盲,从菜鸟到高手,他连电脑书都是我们网站上买的。跟他斗智斗勇了将近三年,他只从我眼皮底下骗成功一次。”谈及这位老对手,彭小夏打开的话匣再也收不住了。
  
  彭小夏最初注意到A,是在三年前,这位卖家注册了很多不同的账号,每个用户名只卖一件商品,统统标价2000元。不知不觉的,他进入到彭小夏的重点监控视线中。每次A注册了一个新用户名后,幕后的彭小夏就跳将出来,不动声色地封杀他的账户。A怒了,索性注册了“狗屎易趣1~100”,在网上恶意竞价,捣乱网络秩序。随着网络捕手“杀坏人”的经验越来越老到,坏人也在“与时俱进”,学着“反追查”。
  
  【品质】铁面无私一“捕快”
  
  摸索出网络警察晚上9点后下班的规律后,A就掐时在晚上9:01分准时上线,开始疯狂的注册。
  
  为此,彭小夏和她的“捕快队”专门为A安排了夜班。夜班的第一天,彭小夏打了头阵,她越封杀越有精神,红着眼杀了个通宵。“那些年,虽然觉得蛮烦的,A老是玩阴招,但觉得他的行为在可控范围内,只有一次,被他成功骗了一个1000元的单。”
  
  终于有一天,猫捉老鼠的游戏结束了。警方要求彭小夏的同事过去协查。原来,A工行克隆案东窗事发被捕后,指明要见这位幕后捕手,他恨恨地说,“都是你不好,盯着我封杀,搞得我想报复……”
  
  身为网络福尔摩斯,与坏人斗智斗勇的同时,还要铁面无私,哪怕对手是“刘德华”、“张学友”。2001年,她遇到了天津的一个坏人B,此人在账号被删后不停地重新申请注册。那时候申请注册要进行身份认证。彭小夏发现,每天她都会收到一份字迹相似的申请者的快递,上书“请帮助我进行身份认证。”B书写的“请、认、证”三个字的笔划非常有特色。她把这三个字剪下来贴在黑板上,供同事们参考,逢笔迹与此三字雷同的,一概不予通过认证。一直没有得逞的B很郁闷,总结失败经验后开始更换发信的地址,还是无果。
  
  到第三个星期,彭小夏打开快递,左看右看觉得申请者身份证复印件上的照片很眼熟,“这不是F4里的朱孝天么?”彭小夏差点没笑趴下。事情还没完,接下来连续一周,彭小夏和她的同事接连收到了“周慧敏”、“刘德华”、“张学友”等大明星的快递,大家把申请信贴在公告板上,一边看,一边笑。见明星招也不管用了,在频频碰壁后,坏人B终于销声匿迹。
  
  新闻背景
  
  随着网络购物成为人们生活中密不可分的购物方式,越来越多的网络欺诈也浮现出来。一些现实生活中骗子惯用的伎俩移植到了网上。尽管这几年,抓捕软件在不断升级换代,但彭小夏说,她不会失业。因为坏人永远会利用市民贪小便宜的心理,用低价吸引买家,继而行骗。
  
  这几年,易趣、淘宝等网络交易平台相继推出了安付通、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的方式,但是还是有不少买家在网上过马路,不遵守交通规则,违背网络交易的原则,从而受骗上当。对于网上诈骗,一些城市的公安部门还成立了专门的网络监管处,进行查处。
  
  不过,由于至今有关法律法规对网络欺诈没有明确的定义,一些罪犯钻此空子在网上频频作案。因此,彭小夏表示,接下来,她会呼吁有关部门对网络欺诈进行立法,还网络买卖一个纯净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