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焦点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家境贫寒却一心助人 特困生临毕业急寻帮困接班人
2008年1月18日 01:18
来源:青年报 作者:范彦萍 杨磊 选稿:孙琪

 

张大龙面对困境,依然对未来充满信心。 

    一身干净的装扮,清瘦的脸庞漾着淡淡的笑容……坐在记者面前的男生,绝对看不出他背负着父亲过世的悲哀,更看不出他远在四川德阳的家,月人均收入不过20元出头。面对记者的殷殷问询,他淡然一笑:“我不缺钱。”他就是上海大学机电工程与自动化学院自动化系学生张大龙,另一个身
份是上大自强图腾社社长。这是一个免费为困难学子寻找兼职机会的社团。张大龙今年毕业了,眼下他最大的心愿不是找到工作,而是为社团寻觅接班人。本报记者 家遇困境:

“爸爸隐瞒肺癌送我上大学”

   
今年,张大龙就要毕业了,身无分文的他正面临还助学贷款的问题。3年贷下1.8万,这对他来说是个天文数字,作为“负翁”,他却一脸淡定,“我好像什么都不缺。”
   
    曾经,他也拥有来自老家源源不断的经济支援。但一场变故彻底改变了他的际遇。
   
    2004年,拿到上大录取通知书后,道贺的乡邻快踏破了他家的门槛。张大龙给捡破烂为生的父亲挣足了脸。他是村里有史以来的第三位大学生。能考到上海,更是莫大的荣幸。
   
    送儿送到大上海,临走前,老张腰疼得不行,谁都没有料到这竟是肺癌的前兆。大一那年春节,张大龙打电话给出门在外的姑妈拜年。“你爸得肺癌了。”姑妈无意中的一句,让张大龙愣住了,大脑瞬即空白,挂了电话,半天他才缓过神来:原来得绝症的事,爸竟瞒了他半年。
   
    “怎么办?怎么办?”爸爸是家里的支柱,在家里,很多事都是爸爸一人说了算。他的学费,也靠家里供给。一度,他感到绝望。更让他感到心痛的是,爸爸生病期间,忍住巨痛,只肯用一点消炎药,家里连生活费都支付不起,更何况医药费。眼看着,爸爸存世的日子越来越短,“世界末日”将要来临,一天复一天……
   
    他想到了打工,能攒一点是一点,“如果能挣够钱,把爸爸接到上海,接受手术,也许爸爸的生命还能得到延续。”
   
    于是,上大各个宿舍楼的同学都认识了这个清清瘦瘦的男生。有段时间,他每天晚上挨个敲门派送东西,并赶在11点熄灯前,踩点回自己寝室。“你这么忙,才赚这么点钱。”面对同学的善意劝告,他只是笑笑,“我不能让自己闲下来,那会让我不自在。”
   
    张大龙对于周末是又爱又怕,爱的是,周末他通过打工,拿到的收入可以维持下周的开销;怕的是,连轴转的工作和事务让他没法休息。因为他最怕的是生病,也不敢生病,那样会使他的收入锐减。唯一的一次生病,是他得了重感冒,为了不传染给家教学生,他主动请假,却要借钱度日。

噩耗传来:
“连做三份家教救不回爸爸的命”

   
那段日子,他周末连做三份家教,每天晚上还去派送促销品。由于时间排得太紧,很多时候,他来不及吃午饭,饿着肚子教书。
   
    当凑够2000元时,他联系了慈爱医院,一位好心的院长愿意为他父亲减免部分手术费。“余下的手术费我们负担不起,那时候我甚至想到求助你们青年报。”张大龙黯然地说,可惜爸爸死活不肯来上海做手术,手术费太贵,来沪生活费不菲,他不想增加家里的负担。
   
    2005年11月的一天早上,他接到妈妈的电话:“你爸爸过世了。”那时,他刚要出门赴考,“那我马上回来”,尽管表面上他无比冷静,但“心里却堵得慌”。那学年,他选修了最多的学分;那一刻,他不敢相信,“不该那么快的,我在筹钱,我连做三份家教。但我,却再也就不回爸爸的生命了……”
   
    买了回老家的火车票,张大龙一路站着回去,在颠簸的车厢里,开始胡思乱想起来。“爸爸!”当看到木棺里老父的遗容,他再也忍不住痛哭起来。“爸爸辛苦了一辈子,我却没机会回报他,只能眼睁睁看他离去。”张大龙无数次地质问自己,考大学是不是一个错。“我应该去打工,为家里减负,爸爸是为了筹我的学费,积劳成疾的。”
   
    其实,父亲病倒后,张大龙就挣扎过,“到底该不该退学?如果不退,爸爸一直会惦记着我的生活费,对他的病没好处。如果退,对他无疑是更大的打击。”
   
    父亲过世后,张大龙患有腿疾的母亲,靠配合亲戚收废品赚取微薄的生活费,平时连爬楼梯都费力的她,却要骑着三轮车,每隔10分钟就痛得要暂停。
   
    时常,她还往儿子的银行卡上打钱,尽管那时儿子靠国家助学贷款和勤工俭学的所得完全可以自给自足了。每年春节回家,张大龙一边帮妈妈收废品,一边喃喃劝说,“不要再做了,我养你。”

遭遇欺诈 咬牙垫付社员工资

   
就在打工的过程中,张大龙迎来了他人生中最记忆深刻的被骗经历。这份经历促成他———一个“超级贫困生”成立了一个免费帮助困难学子寻找兼职的社团。
   
    有一次,他向一家中介交了介绍费,此后却迟迟不见回音,这笔介绍费对于别人来说或许是笔小数目,但原本拮据的他为此气愤了好几天。
   
    一天晚上,他与同学聊起:“我们为何不自己成立一个社团呢?我们联系公司,然后将活分给社团成员,这样同学们就可以通过社团免费找到兼职工作,而无需通过中介。”同学与他一拍即合,上大自强图腾社就这样诞生了。经过软磨硬泡的公关,很多企业都相信了眼前的这位大学生,放心地派发任务。
   
    但期间,他也遭遇到了一些不道德的企业。曾经有过合作基础的一家公司,在第二次合作结束后,对薪酬只字不提,在多次催讨无效的情况下,张大龙犹豫了:所欠的200元工资对他而言,意味着家庭10个月的人均收入。反复权衡后,在社团的公开会议上,他自掏腰包将钱分发给了社团成员。
   
    “这点钱,我咬咬牙关,做几份家教就可以赚回来了。但信誉失去了,就回不来了。”

面临毕业 最牵挂社团后继无人

    “家里人特别渴望我能有一份工作,摆脱眼前的困境,每年春节回去,家里人问得最多的就是我何时能毕业。”大四了,张大龙想过自己创业,但是与朋友设计的几套方案都需要启动资金,这于他,无疑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也考虑过工作一段时间再创业,但一切都要看机缘是否成熟。“其实,大学生的创意很多,我们想过卖创意,做代理,但创业经验不够,不知道如何操作。”
   
    但在离开学校前,最让他牵挂的事是:前两天,学校给张大龙发来了短信,询问社团换届的事。他左思右想,要不要把这个社团传承下去,虽然他一直在物色合适的人选,但迄今也没有毛遂自荐的合适人选。
   
    张大龙告诉记者,“很多社员的想法很单一,渴望通过兼职赚一点零花钱,但社长的作用就是综合所有的资源,就像猎头一样,寻觅工作岗位,将活分享给大家。”让他备感无奈的是,很多人只想通过社团找兼职工作,但从没想过做“猎头”来服务大家。
   
    “我们社团从最初的10来人发展到鼎盛时的60多人,我已经很满足了,我不在乎赚钱的多少,即使是领取微薄的日薪,我同样做得很快乐。通过社团,我们将困难学生凝聚在一起。这就是我自我价值的实现。”张大龙说:“想要靠别人的资助一夜脱贫是不现实的,任何物质的资助都是暂时的。真正能帮助困难学子的,还是他们自己,这就是社团的精神。”
   
    但现在,这份事业将何以为继?

●毕业年·毕业礼

   
送给社会的毕业礼:鼓励所有正面临困境的人
   
    我想做一个讲师,告诉所有现在困难的人,特别是那些来自偏远农村的同学们。其实我们不用刻意去掩饰自己经济上的贫穷;贫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改变贫穷的勇气。
   
    感谢我所遇到的不幸,不如此我又怎能成长。
   
    感谢我的学校、辅导员老师、同学们,正是在你们的关怀下,我学会了自强不息、奋发图强。

    想从社会得到的毕业礼:支持、理解帮困事业
   
    也许我是幸运的,因为我遇到了这么多热心帮助、关心我的人。但在建立社团的过程中,我依然会遇到极少数不认同、不理解的异样眼光。可能正是他们的这种眼光,会让很多人失去了奋斗的勇气。
   
    很期待有一天,所有的人都能够支持、理解帮困的事业。我们的社团,可能力量微薄,可能尚有很多不尽如人意之处,但内心的真诚才是最好的见证。

    青年报
报“助困难学子过好毕业年系列报道”推出后,如果您想对那些困难学子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您有何好的意见和建议,您想送给他们怎样的毕业礼,请拨打———

青年报爱心热线:62876000
慈善基金会捐款电话:62584343


  • 沪气温回升周末将降雨
  • "纯雪"今年第一次普降申城
  • 春运交通紧急措施将提前预告
  • 千人购票"长龙"现南站
  • 公交100路调走向
  • 沪中介公司已难赢利

  • 长三角年内或不停车收费
  • 俞正声:国防后备力量建设抓统筹抓方向抓龙头抓合力
  • 中国区域年度报告出炉 创新能力上海3年居首
  • 6条铁路将开建 时速300公里冲向长三角同城时代[图]
  • 走出去闯世界挣"洋钱" 引进来大市场汇"洋货"[图]
  • 上海银监局:沪金融机构总资产首破4万亿元大关
  • 把百姓呼声带进"两会" 新任代表委员广纳民意

  • 妇联建议商务楼设育婴室
  • [滚动报道]金茂大厦附近一正在拆除的饭店爆炸[图]
  • 购票长龙寒夜跳"集体舞" 与农民工一同感受买票酸苦
  • 境贫寒却一心助人 特困生临毕业急寻帮困接班人[图]
  • 沪上二手房成交量大跌 大部分中介公司难赢利
  • 绿色节能环保卖场现身沪上 一年可省81万多度电
  • 沪上首例"流氓软件"纠纷案:" 很棒小秘书"得赔94元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