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青年焦点>>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江南梦"与寻亲路之三:没做DNA鉴定,她们直接认亲人

2011年11月14日 10:22

来源:东方网 作者:丁元元 选稿:郑闻文

image

  牡丹是洛阳的市花,堪称这座历史名城最大的标志。

  已经与家人相认的洛阳“上海孤儿”郭雪珍说,自己曾带了一些牡丹,送给在南京和上海的家人。但是,因为水土不服,这些花最终没能在江南绽放。

  在众多的“上海孤儿”中,能够找到亲人的,堪称寥若星辰。能找到,反而是一个意外。

  在洛阳,记者听说这样一个算得上传奇的故事。一位在银行工作的“上海孤儿”,偶尔接待了一个客户,对方问她:“你是不是上海来的?”她随口应了声。谁能相信,这位客户竟然就是她亲人的邻居。经过DNA比对,相隔多年的双方终于得以相认。

  在洛阳,记者见到了两位寻亲“成功”的上海孤儿。

  既然有缘就相认了

  “我们也没做过DNA鉴定,就这样相认了。”

  1964年出生的王新莲也是在火车里被“运来”的,原来这列车是要开进山里的,她的养父母在火车的窗户里“抢”到了她,同车其他孩子都进了山了。

  从小就有人和王新莲开玩笑:“你是爸妈捡来的。”她也没怎么在意,但从来没有人这么说她的哥哥。直到20多岁,她才发现,自己的户口是从上海嘉定迁过来的。但她一直也只是把这个秘密藏在心里,直到养父母去世,也从没问过一声。

  2005年前后,王新莲亲自到了嘉定一趟。“我经常出差,从来不会害怕,但那时我住在嘉定一中后面的一条小路上,却是一个晚上都没合上眼。”

  为了寻亲,她想在嘉定电视台登一条广告。但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对于她所说的情况很诧异,甚至还进行了一番核实。“最后确认有这个事情。”于是,嘉定电视台为王新莲登了一条滚动字幕的广告,每天播放几次,持续一个星期,象征性地收了300元钱,“算是公益广告”。

  广告里关于王新莲的信息其实也有限,只有她的出生日期以及血型。谁知半个月后,就收到了回音——娄塘镇的一户人家要与她相认。王新莲说:“当时两位老人都还健在,他们说既然有缘,就相认了吧,我们也没做DNA鉴定。”

  没人捅破那一层纸

  “有些事他们心里清楚,我心里也清楚。”

  在上海的那个家里,王新莲有3个姐姐和1个弟弟。父母亲说,她小时候是所有孩子里最白、最高、最胖的,这些和王新莲的情况都很吻合。“我和三个姐姐长得都不像,但她们仨长得也都不像——只有脸颊这一块,四个人都很相似。”关于遗弃她的原因,“老人们说是因为当时家里困难,而且母亲又患上了‘产后忧郁症’,照顾不过来。”

  王新莲说,2006年父亲患病,她10月份去了一趟上海,差不多是老人去世前半年,和他见了最后一面。2009年,母亲去世,因为通知得晚,王新莲没来得及赶到。

  今年5月,弟弟家的孩子结婚了,她又去上海喝了喜酒。王新莲说:“家里对我真的很好。包括我儿子到上海,他们也很照顾。”

  上海的亲人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同胞手足?因为缺少了DNA的鉴定结论,似乎不由让局外人都会怀疑。王新莲说:“谁也不好意思开口说做DNA,其实,有些事情他们心里也清楚,我心里也清楚,但谁也不能把那一层窗户纸捅破。”

  资深寻亲者、“上海孤儿”王金虎说:“很多事实证明,像不等于是,是不等于像。”所有这一切,他们的心里,都跟明镜似的。

  王新莲说,自己和上海的家人之间,确实是一种很特殊的关系——他们没有利益上的往来和纠葛,也许平时来往上淡一点,但却是内心一种血浓于水的挂念,即便真的没有血缘关系,也已经把彼此当做是自己的亲人了。

  有份亲情真的挺好

  “想她了就会给她打个电话,一起聊聊。”

  按照王新莲提供的联系方式,记者找到了她在上海的弟弟陆琦。说到王新莲,陆琦一口一个“阿拉阿姐”。

  对于认亲的过程,陆琦说:“之前听到有她寻亲的广告,我们的母亲说,家里确实有这么一件事。之后我们家就和她通过电话、网络保持联系的。2006年清明节后,我去了一趟洛阳,在那里见到她,当时也算是正式认亲。”

  “按照我母亲的说法,她出生的时候,还没来得及起名字,就‘丢’了。”陆琦说:“我母亲说,她从小和我大姐长得最像。现在也确实如此,而且她个子也比较高大,和我们家里人挺像的。”

  对于当时家庭遗弃孩子的原因,陆琦说:“除了家庭条件和母亲的身体之外,可能父亲也有点封建思想,生了3个女儿之后,还是想要一个儿子。”而在一年之后,陆琦出生了,成为这代人中唯一的男丁。

  通过接触,陆琦说:“我们一家人都觉得她人很不错,很亲和,和我们家人很合得来,看起来就让人觉得很诚实。当时也曾经想过做DNA,但她身边几个朋友说,这是好事情,还做什么鉴定。”在洛阳与王新莲相认的时候,陆琦还想过要到她的养父母家里登门拜访,感谢他们这些年对姐姐的养育之恩,但被王新莲谢绝了。

  “2006年父亲生病,她回来了一次,父亲去世后又来了。今年我儿子结婚,她也来了上海。”陆琦说,对于姐姐王新莲,自己“想她了就会给她打个电话,一起聊聊”。陆琦说:“她在河南那边生活得不错,我们在上海也不错,彼此从来没有过分家产之类的利益纠纷。不管是否亲的,有这样一份亲情,真的挺好。”

  见到亲人无需举牌

  “你的长相和我见到丈母娘时的样子一样。”

  郭雪珍和亲人见面的时候,来上海火车站接的是她的妹夫。因为从没见过面,她说:“要不你举个牌子,上面写‘接郭女士’四个字。”妹夫见到她的时候,手里并没有拿牌子,直接就走过来了,他后来甚至开玩笑说:“要是看着不像,我就不把牌子掏出来直接回去了。你的长相,和我刚见到丈母娘时的样子一模一样。”

  郭雪珍找到的母亲现在仍然健在,已经82岁高龄。那边家里,有一个姐姐、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晚上,母亲和她还有姐姐,三个人挤在一张1米宽的小床上说话,“那可真挤死我了”。

  虽然也没有做过DNA鉴定,但她确确实实觉得自己和南京、上海的家人长得像——鼻子像,脸长得像,身材像,甚至小手指的曲线、指甲的形状都像。“我妈说,三个女儿里,就我最好看,眼睛最大。”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郭雪珍说自己也一直不好意思开口做DNA鉴定。

  1957年出生的郭雪珍,小时候,别人骂她是捡来的闺女,家里人就哄她:“我家姑娘多好看,她们才是捡来的闺女。”后来,养父母也没有刻意隐瞒她的身世,甚至还开玩笑说:“上海那边发大水,把你冲过来的。”

  按照母亲的说法,郭雪珍的父亲是南京人,在上海工作。当时因为家里“成分”不好还被人诬陷等原因,母亲无奈之下将已经1岁的她遗弃在了中山公园。当时郭雪珍已经一岁了,疼爱她的姐姐见妹妹“失踪”了和母亲大闹,“母亲只说你妹妹在上海那边养不活了”。

  2009年11月,郭雪珍来江浙一带寻亲,电视台播放的一段广告,被哥哥的老丈人看到了——他和郭雪珍的生父是一个单位工作的,两家人知根知底。于是,上海的哥哥立即打电话和郭雪珍联系。第二年清明节后,她终于回到了阔别50年的家。

  如今,郭雪珍的父亲已经过世,哥哥顶替了父亲在上海的工作,现在住在上海的航华新村一带。但遗憾的是,根据她所提供的联系方式,记者始终未能和她在上海的哥哥联系上。

    "江南梦"与寻亲路之一:"上海孤儿"万里寻亲

    "江南梦"与寻亲路之二:两崇明老人送线索上门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