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青年焦点>>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江南梦"与寻亲路]等了40年,唯一知情者患老年痴呆

2011年11月14日 10:21

来源:东方网 作者:丁元元 选稿:郑闻文

  东方网11月14日消息:据《青年报》报道,“生在浦江被抱到河南养大,生身父母,你们在哪?”上世纪六十年代前后,因为历史原因,众多新生儿被遗弃,为了让他们更好地活下去,在政府的组织下,将这些“孤儿”送往了北方。如今,这些孤儿也都已经是五十岁上下的人,难以割舍的亲情,让他们踏上了回故乡寻根之路。

  从上周四起,本报刊发了“上海孤儿”寻亲的系列报道,引发了很大的社会反响。有多位读者联系本报,希望能够帮助他们寻找亲人。

  帮着寻亲的——表哥在山东过得很不错,就想见见亲生父母

  “我看到一些寻亲的‘上海孤儿’声明自己不为分家产,不为到上海来生活,我也可以代表他做这样的声明。”在沪工作的山东人甄先生昨天说,自己看到了《青年报》上孤儿寻亲的报道,想到了远在老家的表哥也是这样的情况,于是他拨打了本报的新闻热线。

  通过电话,甄先生向记者介绍了表哥(姑妈的养子)的情况:“他叫迟秀征,AB型血,身高1.74米。送到山东来的时候,正是‘腊八节’,当时火车比较慢,从上海到山东差不多要两天,所以估计是腊月初六左右从上海送出来的。”

  甄先生告诉记者,表哥的身世情况,有明确的生辰八字信息——1966年阴历11月24日,出生时间是凌晨2—3点。“我估计可能我们家长辈见过对方,或者当时留下了信息,否则不可能有这么准确的生辰八字。”此外,关于他表哥的身世,还有两条比较重要的线索——送来时,他身穿蓝色小棉袄,用的奶瓶是蝴蝶形的——“这东西在山东农村肯定是没有的。”

  另外,他们还找到了一封当时领养迟秀征的介绍信,上面写的地址是“山东省曲阜县陈庄公社南马管区”,上面留下了三个人的名字——甄先生的父亲甄茂成(系革命伤残军人)、领养人(表哥的养父)迟布桐,还有一个可能是熟悉情况的经办人孔庆军。

  “我父亲他们在世的时候都很开明,并不反对表哥寻根。”甄先生说,“我也对表哥说‘你找得有点晚了,早几年也许很容易就能找到。’”

  关于表哥目前的情况,甄先生说:“他现在生活得很不错,在市区也有房,也有私家车,儿子也18岁了。他现在的心愿,就是想见见自己的亲生父母,如果父母见不着,能见到兄弟姐妹也好。如果能找到亲人,也就觉得这辈子没什么遗憾了……”

  自己寻亲的——不管是生是死只想和你们骨肉相聚

  当时的“上海孤儿”很多被送往了北方,而在昨天有一位留在了上海的“上海孤儿”刘先生也和本报取得了联系,讲述了自己的身世故事。

  刘善岳出生于1954年1月23日,刚出生不久,就被抱养到了养父母家中,“之前连户口都没报过,抱养后直接报在了养父母虹口区惠民路的家中”。他的养父母叫刘银海和张菊英,刘善岳一直很孝顺,奉养两位老人,直到养父母分别在1997年和今年5月去世。

  “在我十六岁那年,总觉得自己是被领养的。”刘先生说,这其中的原因,他已经记不清楚了,但被抱养的事实确实在养母的妹妹张秀英那里得到了确认。“在河南安阳的阿姨张秀英很喜欢我,认我做了干儿子,她曾经答应在养父母百年后告诉我抱养的过程,亲生父母是谁。可是,这一等就是40多年。今年养母过世后,我打电话问了干妈的女儿——这才得知,干妈现在已经得了老年痴呆症。”

  刘善岳从多数人的说法中理出蛛丝马迹:“我的领养介绍人是我的表姐张月兰(大舅的大女儿),表姐夫柯静哉(当时在上海耐火材料厂工作)。”

  养母去世后,刘先生和三舅妈进行了一番恳谈,了解到了这样的信息:“我的生母是浙江慈溪人,早年到上海和我生父结婚生子,他们有可能也在上海耐火砖材料厂工作。我是遗腹子,上面有四个哥哥,生母怀我的时候,生父不知何种原因突然故世。当时情况生母肯定无力抚养我了,就考虑将我生出来后送个好人家。听说我是在虹口妇幼保健院出生的。三舅妈说,她看见了我的生母,个子不高,还跟她讲了话,听声音像宁波口音。”

  但从移居国外的表妹那里,刘先生又听到了另一个说法:“她说我的生母是江苏人,因为是一个私生子,就把我送给了养父母。”

  靠着这一点点线索,刘善岳四处寻访:“我曾到虹口妇幼保健院、虹口区档案馆、上海市档案馆、上海耐火砖材料厂退管会等处寻访,但都没有得到想要的信息。”

  “我现在已经退休了,我的前半生是幸福快乐的,生命中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找到亲生父母。不管是生是死,只想和你们骨肉相聚——这是我今生最大愿望。”

    相关新闻:

    "江南梦"与寻亲路之一:"上海孤儿"万里寻亲

    "江南梦"与寻亲路之二:两崇明老人送线索上门   

    "江南梦"与寻亲路之三:没做DNA鉴定,她们直接认了亲人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