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青年焦点>>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坐拥豪宅却"求子不得" 沪白领"奈特尔家庭"悔不当初

2011年11月2日 10:07

来源:东方网 作者:顾卓敏 选稿:王丽琳

  奈特尔家庭:所谓“奈特尔家庭(NETTELFamily)”,指的是那些收入增加,却没有时间享受生活的家庭(NotEnoughTimetoEnjoyLife)。出于某些看上去怪异扭曲的逻辑,很多“奈特尔家庭”的父母总是沉迷于制定每天的日程。他们认为这样就代表自己将工作和生活处理得井井有条了。在这个物欲至上的世界里,挣得多花得多往往被视为成功。

    东方网11月2日消息:据《青年报》报道,“以前总觉得有了钱、有了事业,就会想要什么有什么;但现在却发现,钱、事业甚至地位我都有了,可得不到的仍然得不到,就连曾经拥有的也失去了。”坐在27楼全景玻璃的办公室里,将窗外陆家嘴的景色尽收眼底,在这象征了地位与财富的空间里,记者却始终没有在它的拥有者——36岁年轻女高管陈熙(化名)脸上看到兴奋与得意,相反,她在话语中给人的感觉总带着一份忧郁与伤感。

  “一边排队等着做人流的姑娘一个比一个年轻,一边领号看不孕的女人一个比一个有钱,这就是几年来我看得最多的场面。”陈熙坦言,每每看到这一幕,就想到四年前的自己,“如果当年知道我们轻易放弃的东西,将会是未来求而不得的东西,打死我也不会放弃的”。而今,在陈熙的生活中,医院、抽血、吃药成了一块很重要的内容,因为她和老公,甚至整个家族都想要一个孩子。本报记者顾卓敏

  长年国内国外出差极少在家 连家里的床都一层灰

  陈熙和丈夫高维(化名)都是名校毕业的高材生,学化学出身的陈熙本科毕业后辗转在多家外资化工原材料企业工作,2003年进入了现在这家英国化工企业,从基层采购员做起。“老公比我大2岁,学金融的他现在是一家德国公司的VP了。”陈熙告诉记者,她和丈夫是2004年结婚的,“由于当时我刚换了新工作,而他也计划着要跳槽,所以对于‘孩子’这个问题,大家都觉得现在谈还为时过早,当前应该以事业为重”。

  随着时间的流逝,陈熙在公司里越做越顺手,稳稳当当地走在了上升通道里;同样,从国有商业银行出来的高维也在外企做得有声有色。“在之后的几年里,我们两个基本上见面的机会都很少,我是在国内跑,新疆、云南、青海,什么偏远地方都去过了;而我老公是在国外跑,德国总公司培训、美国学习,回家反而成了出国旅游。”陈熙坦言,“在这种情况下,经常回家发现床上都是一层灰了,更别说要孩子了。”

  “想当初我们部门的经理是个台湾人,大事小事都丢给我,可结果是做牛做马了半天,他还要防我功高震主,甚至还因为我是女人就藐视我的能力。”在陈熙看来,无论是国企、外企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少不了争斗,而要赢得战役的成功,最关键的还是要练好自己的内功,“我心里越是憋气,做事就越有动力,因为我相信,人在做天在看。”

  正是在这种环境下,陈熙不断追逐着她的成就与挑战,整个人就像一个永远转不停的陀螺。“回想当初06、07年那会,每天、真的是每天,我的日子似乎就只有无止境的忙、忙、忙!忙着应酬、忙着出差、忙着展现最卓越的工作绩效、忙着接一个又一个的Case……”陈熙坦言,她跟丈夫的婚姻之所以能维持到今天,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两人都属于事业型的,“虽然两个人在不同的空间里忙,但大家有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希望这个家将来能更好。不然换了一个男人,对我这种忙得顾及不到老公、家庭的女人早就受不了了。”

  当初怀孕觉得不是时候 两人只用5分钟就决定放弃孩子

  “我、我想……把孩子拿掉好不好?”陈熙清楚地记得那天是2007年3月18日,拿着手中那张体检报告,陈熙对丈夫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之前因为过年前后应酬特别多,总觉得是不是酒喝多了胃不舒服,所以节后找了个空挡去做了一个体检,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自己怀孕了。”陈熙告诉记者,“那是种从来没有过的纠结,不是说我不要孩子,总觉得这孩子来的时机不是最恰当。”

  回想当初,陈熙毫不避讳地说,自己是自私的。“那时公司大华区采购主管的位子刚好空出来,而我是最有力的竞争者,在这个当口,一心冲事业的我根本没有当妈妈的心理准备。只要想到,生孩子要请产假、要坐月子、不能喝咖啡、不能喝酒应酬、不能出差……不用别人做什么,我就已经退出竞争了。”所以陈熙以“孩子来得不是时候”为由,向丈夫提出了“非分”的要求。

  然而,令陈熙完全没有想到的是,丈夫高维在孩子的问题上与她的意见保持了高度一致。“他当时也处在中国、德国两头跑的状态,他能理解并且支持我的想法。他就说,反正大家还年轻,要孩子以后还可以再生,而职场上的竞争却是瞬息万变,一旦错过,很可能就不会再有下次机会。现在公司器重我,正是我展现能力的大好时机。”陈熙告诉记者,“其实我们俩都觉得,既然要生孩子就要给孩子最好的,在我们能力还做不到的情况下,就不要让他来这个世上受罪了。”

  于是,一个说,想拿掉孩子;一个说,好,你约好哪天,我陪你去。就这样夫妻俩只用了短短5分钟就做了一个“决定”——放弃孩子。“当时,考虑到要把影响降到最低,所以双方父母、我公司里都不知道这个事情。我手术后第二天就去上班了,虽然脸色差了点,但谁都没有看出我有什么问题。”在陈熙看来,这一切也就这么风平浪静地过去了。

  如今坐拥豪宅名车却“求子不得” 感慨当年“不懂生活的意义”

  在旁人看来,陈熙现在的生活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住着豪宅、开着名车、坐着老板椅。但在陈熙自己看来,这一切得来的背后真的是“血的代价”。“当年我们刚结婚那会,住在一套只有70平方米左右的二室一厅里,说句不好听的,转个身屁股就撞墙了;再看看现在,近400平方米的顶层复式,光厕所就有三个,但总觉得家里冷冷清清的。”陈熙显得有些伤感:“以前夫妻俩各忙各的,难得聚在一起就觉得特别珍惜。现在好了,大家的事业都稳定了,不用天天在外应酬,也不用做空中飞人了,但坐在家里反而没话说了,有时候都觉得房间多了找人都难。”

  而之所以会出现这一幕,陈熙觉得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孩子”问题。“或许就像老话说的,我命里就只有一个孩子,没有了就不回来了。当我们俩都觉得已经准备好了,是时候生孩子的时候,却发现小天使怎么都不来了。”陈熙坦言,为此她没少跑医院,“生活不规律”“身体透支”“要静心调理”……是医生给出千篇一律的说辞。陈熙告诉记者:“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初5分钟就可以放弃的,现在我花了3年还得不到。以前真的是不懂生活的意义,觉得人生就像是张计划表,什么都可以根据我的时间点来安排,只要我有付出就一定有收获。但现在才发现,很多东西你放弃了可能就永远失去了。”

  决定回归家庭辞职做全职太太和丈夫 一起期待小天使的“回归”

  随着夫妻俩年纪的不断上升,“孩子”也成了双方父母追问的话题。“婆婆老是问我,准备什么时候生孩子,不要老想着工作;我妈也劝我,高龄产妇很危险的,对孩子也不好。要知道,现在不是我不要生,而是根本生不出来。”在四老的“高压”下,陈熙和高维更是丝毫不敢透露曾经打掉过孩子,“虽说不要孩子是大家共同的决定,但开始是我提出来的,所以我真的是压力很大”。

  “我老公接下来就将面临1年德国的轮岗,我想过了,考虑辞职跟他一起去德国。我是觉得这些年打拼累了,毕竟作为女人来说最终还是要回归家庭的,事业上的满足感我也体验过了,现在也是该多点时间陪老公了,说句丢人的话,结婚这些年我都没有好好烧过一顿饭给他吃。”陈熙告诉记者,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孩子,“德国那边的空气比较好,医疗水平也比国内好,可能换个环境,身心真正放松了,小天使就回来了”。

  “奈特尔家庭”读者反馈

  王先生27岁 IT人士

  可能我也像大多数人那样,觉得“奈特尔家庭”不是我要的生活。为什么可以为了工作放弃自己最重要的亲身骨肉,为什么可以为了工作,放弃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将来?将来能得到什么,现在活着是为了什么?

  邱小姐24岁 国企职员

  结婚不是为了拖另个人一起苦逼,生孩子也不是完成政治任务。把工作作为人生最重要目的的人并不是怪人,不必寻为了母亲的微笑为了大地的丰收的理由,孩子和父母需要的并不仅仅是物质上的满足,更重要的是心灵上的陪伴。尤其是小孩子是被动选择来到世界上,如果为人父母不能给予充分关怀,哪怕牺牲再多付出再多,这样的爱伟大但不温暖。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用力生活是没错,但有失才有得嘛。

  张小姐26岁 会计

  我觉得这样的家庭有自己的无奈,毕竟生存和奋斗的压力都很大,竞争又激烈。但是在于先生的生活里,如果是我,一定会把孩子接回身边的,老人带孩子太宠溺,对成长不利。说实在的,奈特尔家庭的父母太过于考虑自己了,说是为了孩子,说到底还是为了自己,不想让孩子拖累自己的生活。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