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青年焦点>>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116路女司机获企业“委屈奖”

2011年5月26日 10:24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陈轶珺 选稿:陈莹雪

  东方网5月26日消息:据《青年报》报道,116路女司机周卫琴在遭遇突发事件时,忍受着暴力相加,把公交车从高架上一直开到安全地点停下,确保了整车乘客的安全。然而在她被打的三分钟内,车上40多个乘客居然只有1位老人站出来劝阻暴行。这位可敬的司机用鲜血捍卫了自己的职业精神,昨天宝山巴士给周卫琴颁发了“委屈奖”。更让她感到欣慰的是,昨天上午她接到了宝山公安的通知——警方已经立案,并锁定了嫌疑人。

  市民质疑公司能否放宽“委屈奖”标准

  面对无理乘客没有“以暴制暴”,相关负责人说:“这个‘委屈奖’实质上是公司对司售人员的一种安慰,对他们坚持‘窗口行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原则的一种表扬,公交行业内设立了很多年。”然而周卫琴的惨遇,却令这个“委屈奖”受到了质疑。“公交企业设立奖项的目的或者结果,就是一种引导,一种鼓励。这种奖励的前提是要求司售人员对无理取闹的服务对象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可这一规定在以前可能会损害司售人员的权益,在如今更让他们生命攸关。”对此,有市民提出,公交公司能不能放宽“委屈奖”的标准?至少在他们的生命遭受危险时,能够正当防卫。“司售人员被打,在上海经常会发生。虽然我们没做统计每年挨打司售人员的数量,但知道这不是一个鲜见的现象。但这次那名乘客下手如此重、如此狠,这在公交行业是第一次遇到。本来设立‘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要求,是为了较好地平息矛盾,避免冲突升级,虽然司售人员会遭受‘委屈’,但这种‘委屈’却是值得的。这么多年施行下来效果也一直不错。应该来说,周卫琴的遭遇只是个小概率事件,我相信大多数乘客还是有良知,不会像‘蝎子男’那样丧心病狂。其实倡导司售人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并不等同于禁止司售人员行使正当防卫等权利。”巴士集团相关人员说。

  律师观点单位应该帮助当事人维权

  上海华荣律师事务所朱平晟律师认为,用公交“委屈奖”安慰身心受到伤害的司售人员,仅仅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公交公司在设置“委屈奖”的同时,也应鼓励并帮助司售人员运用法律手段维权。对于那些对司售人员构成人格侮辱甚至人身伤害的乘客,应该通过法律进行惩戒,防止更多类似现象发生。

  《民法通则》中有规定,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的名誉。当公交司售人员身心受到伤害时,公交公司还应当帮助司售人员以个人名义向实施侵害的乘客索赔,包括医疗费和误工费。同时,由于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岗位上受到的伤害,司售人员也可以向单位申请工伤赔偿。

  司售人员面对乘客的无理取闹,即使“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也不意味着其面对不法侵害一定是被动的,因为对于乘客的不文明甚至是违法行为,司售人员完全可以在“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情况下,打110报警,让警方来处置。公然的辱骂和打人行为,至少是一种侮辱行为,情节严重者还可能构成犯罪,“例如周卫琴的遭遇”。

  另外,司售人员在工作中,如果时常遇到乘客无理取闹的情况,公交公司既然倡导司售人员“打不还口,骂不还手”,就要从司售人员身心安全方面考虑,采取必要的保护措施,比如为司售人员配备合适的防身服等,尽量避免司售人员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总而言之,公交公司还应当帮助“委屈奖”得主依法维权,让司售人员学会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护自己的权益,而不能让司售人员在遭遇身心伤害后,只是苦涩地领取“委屈奖”。

  唯一一位挺身劝阻的乘客坦言

  “没能压住凶徒气焰倍感遗憾”

  在打人事件中,只有一位老人曾劝阻过“蝎子男”,昨天记者找到了他。这位老人姓王,今年已经75岁了,他目睹了整件事情的发生。“我要是有本事,早就上前劝阻他了。”回想起事发时的经过,王先生的心情仍难平静。

  家住宝林五村的王先生当天是从曲阳商务中心乘坐116路公交车回家,由于身体不是很好,这次出行,老伴也陪同在身边。见到驾驶员被打后,王先生一边拨打电话报警,一边上前试图劝阻。“我叫他不要打了,不要打了,他就是不听,还向我挥拳。”王先生告诉记者,“我年纪大了,打也打不动,随便出手相助,弄不好反而成为别人的负担。若是放在年轻的时候,我一定会极力劝阻。打女人的男人,最看不惯。”不过更让王先生心寒的是,在周卫琴整个被殴打的过程中,不少年轻人仍旧坐在原位,没有动弹。“只要有一个人出手相助,说不定就能镇住那个男子,没能压住凶徒气焰倍感遗憾。女司机整个过程中绝对精神可嘉,我站在她身边看得清清楚楚,从头到尾没有还过一次手。社会和企业应该给予表扬。”王先生说,他想找机会去医院看看周卫琴。

  王先生告诉记者,他现在就希望女驾驶员能尽快恢复健康,对于这个施暴者,必须要严惩。

  关注

  男子是不是精神病人?

  究竟“蝎子男”有没有精神病,这一问题足以影响警方对于他行为的定性。记者了解到,虽然在他随身携带的包内发现有精神药物,但宝山巴士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经过警方调查,男子没有精神病史,不过其母亲却是精神病患者,所以他是不是精神病病人,目前还不能判断。”

  为何行凶者还未归案?

  据悉,宝山警方已立案侦查。目前,犯罪嫌疑人已被锁定。不过,当天事发后,该男子就没有回过家,宝山警方正全力查找他的下落。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