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青年焦点>>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业内人士揭秘澳洲游猫腻 旅行社靠"人头补贴"获利

2011年4月3日 14:47

来源:东方网 作者:罗丹妮 选稿:郑闻文

  东方网4月3日消息:据《青年报》报道,在许多中国游客心中,生态环保、绿意盎然的澳大利亚是南半球的一方净土。可即便是这民风淳朴,人与动物、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国度,中国出境澳大利亚旅游市场也有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甚至有些线路业内人士直言“见光死”。据悉,2007年、2008年中国出境澳大利亚旅游市场投诉相对较集中,相关部门大力整治之后,秩序好了很多。可待“风声过去”以后,部分线路曾经通行的“潜规则”再次浮出水面,只是做得更隐蔽了。

  澳洲游线路性价比低

  沪上某出境游业务资深负责人直言不讳地说,部分澳大利亚旅游线路“见光死。”他介绍说,就人文风光而言,澳大利亚对中国游客的吸引力远不及英法德意等国家,因此相关旅游产品定价时不能定得太高;而澳大利亚又距离中国较远,航班相对于欧洲国家较少,机票卖得较贵,所以在做出境游业务的旅游企业及工作人员看来,澳游线是一条性价比相对较低的旅游线路。

  但澳大利亚也有它得天独厚的优势:医疗保健品与澳羊毛举世闻名,部分华人商家看到了商机,在澳大利亚悉尼、黄金海岸等各城市开了免税店,与国内旅行社合作,只要旅行社带游客进免税店购物,就按人头给旅行社一定额度的补贴费用,至少几百澳元/人。旅行社与导游的“必须功课”,就是在每个城市至少安排游客一两次购物。

  虽然都叫免税店但差别很大

  “悉尼有机场免税店,有DFS免税店,也有就叫‘悉尼国际免税店’的,它们虽然都是免税店,但品质差异很大。”听闻记者所报的这家免税店名称后,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旅游业内人士马上说,“我知道了,那是沈国均(音译)开的,私人的店。”据悉,澳大利亚的大部分免税店都是中国人开的,雇佣的也多是华人。这家悉尼国际免税店的老板是一个上海人,叫Jckeshen,中文名为“沈国均”(音译)。这些分布在澳大利亚不同城市的免税店通常都有同一位“幕后老板”或有直接的业务往来,各个店会互通游客的购物信息以调整购物策略。

  “大部分旅行社都强调带游客进的是正规的免税店,这话不假。”他说,可不是有正规资质的免税店卖的东西就一定是澳大利亚原产,有的所谓的“AUSTRLIANMADE”的特产根本就是中国或其他东南亚国家制造。他们这些“懂行”的人赴澳,一般会在当地超市购买深海鱼油,绝不会购买所谓的羊胎素或保肝精、角鲨烯。

  阻隔游客进本土商场购物

  由于游客被告知他们所持的是ADS签证,强调绝对不能脱团离团,有的旅行社还要求护照上收,导致游客无法自由活动,只能跟着导游进指定免税店为自己与亲友选购旅游纪念品,从而失去了与澳大利亚本土商场商品品牌及价格相比较的机会。有的游客想暂时离团看亲友,也被强行索要一定额度的“脱团费”。

  上海人购买力差参团费高于江浙

  陈先生春节出游,一家三口每人比江浙地区的游客多付2000元的团费,这种地区价格差现象在旅游市场也确实存在。记者了解到,确实有旅行社称,地接社做过数据统计,发现京沪广三地的市民相对比较精明,出国的机会也较多,所以在出境游购物时表现得比较理性。除去机票、酒店等费用,旅行社的收入并不可观,可又不能强迫游客购物,就多收取他们的参团费。

  据悉,此前国内少数旅行社还对不具购买能力的老人、小孩,以及律师、记者等人群要求增加团费,经过市场整治后,现在这种对人群或职业歧视多收费的现象已基本不存在。

  参加低价团的费用或超正规团

  某知名旅游网出境游线路负责人告诉记者,旅游业也存在“全寿命成本”,即游客从旅游开始到结束的所有成本之总和。“不是每一种初始直观价格低的线路,全程成本就一定低。大多数游客参加低价团的最终各项成本之和,基本都会超过正规团,可在享受上的体验度却很糟糕。”

  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在澳大利亚线路中,有的地接导游,乃至司机与大巴车都由免税店提供,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减少地接社的地接成本,国内旅行社也可因为成本低推出低价游线路,吸引游客赴澳游;而这些导游的主要业务自然是“服务好游客购物。”

  》记者手记

  让旅游市场早日恢复纯净

  这次旅行,如果是在泰国等东南亚国家,陈先生夫妇绝对会绷紧神经不轻信导游的话,花近10万的巨额购买一堆无法放心使用的保健品或山寨、三无产品。倘若换一家人,比如一对老年夫妻或不懂英文的青年人,他们即使买了假冒商品也不一定有精力花那么多的心思上网调查,有能力查阅保健品的TGA编号,查看澳大利亚相关的法律文件,写中英文投诉信通过多个渠道维权,因为这一过程实在很辛苦。若陈先生忍气吞声,事情最后不了了之,必然有更多的游客“被宰”,也无疑助长了某些商人的不法行为。

  仔细思考为何会出现如此现象,与地接导游言语诱导,游客消费不够理性有关。从这个角度说,陈先生一家的此次经历也并非完全是坏事,因为不论是诱骗购物经历,还是调查维权过程,都给了市民游客一定的警示作用。但我们也决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业内人士揭露的这些内幕,或许也是整个出境游市场的共性,需要相关政府部门长期整治监督,更需要游客出游时谨慎小心。

  在采访过程中,新南威尔士州旅游局与澳大利亚旅游局对此事的诚意,特别是中国区首席代表邓李宝茵女士的友好真诚让我非常感动,这足以见得其官方也很想做好中国出境澳大利亚旅游市场。她承诺在一年之内,这些现状必将大为改观。

  作为媒体,我们也希望借助这个案例,让中国人民心中曾经的那块净土早日恢复它的绿色纯净。

  》专访

  澳大利亚中国区首席代表

  ADS日程应说明游客购物导游可获佣金

  “首先我对您在澳大利亚的遭遇表示道歉。”澳大利亚中国区首席代表邓李宝茵女士在面见陈太太时说,她看到投诉邮件的那晚彻夜未眠,为陈先生一家在澳的遭遇感到痛心。

  ADS项目组每年会对地接社的经营资格审核

  邓李宝茵告诉记者,澳大利亚国家旅游局与中国国家旅游局不同,其主要功能是负责市场的推广与调研工作,中国目前一年有40多万游客赴澳旅游,澳大利亚非常重视中国出境游市场,澳大利亚旅游局每年都送100多名中国从业人员到澳大利亚培训。

  据她介绍,ADS项目组每年会对澳大利亚特许地接社的经营资格进行审核,看其行为是否符合《ADS业务标准和道德准则》规范要求;而每年也有旅游社因不合格,被取消ADS特许资格。但随后这些旅行社却可能用另一种身份,换一个名字重新开张,申请获得ADS特许资格继续营业。

  她万万没有想到,有的旅行社竟以ADS签证为借口,完全限制游客的自由。“我们要求不得脱团,是指游客不能滞留澳洲不回国,并不是不能离团。游客在每一个城市都有半天的自由活动时间。”一旦出现游客离团半天,导游向他索取额外费用的情况,游客可以问对方要发票,向相关质监部门举报。

  ADS日程应说明游客购物导游可获得佣金

  在澳大利亚旅游局下发的《ADS申请计划书》中,邓李宝茵指出其中有一条规定,明确要求澳大利亚接待ADS游客的旅行社写清购物场所的名称、地址、电话号码。包括所售物品类型,且说明“进行购物可使你们的入境旅游接待社、导游、领队或ADS特许中国旅行社获得佣金或其他有益。”若是这点旅行社有按要求做,游客购物或许会谨慎一些。

  邓李宝茵说,考虑到语言不通,他们以为那些雇佣华人的购物店,或许态度更热情也更了解华人的消费心理,能最大程度的服务好中国游客。所料未及的是,“竟然让一些不怀好意的人钻了空子。”

  听到陈先生一家在出发前,团费比江浙地区游客人均多缴2000元,理由是“上海人消费理性,购买力不强”,邓李宝茵显得非常不可思议,她说她从事旅游工作40年时间,“这些事越听越奇怪。”不论是否是拼团,团队游客价格应该相同。

  已很长时间没有印发官方旅游手册

  至于所谓的“官方旅游指南”,邓李宝茵称,从环保角度考虑,澳大利亚旅游局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印官方旅游手册了,相关的内容都公布在澳大利亚旅游局官方网站上,包括相关的法律知识与维权援助途径。在此之前,澳大利亚旅游局曾尝试制作中日韩三语版本的官方旅游手册放在机场,以满足不同游客的需求。“可事实上,当赴澳的旅游团队经过我们放官方旅游手册的地点时,领队会故意用身体挡住游客的视线,并不停催促‘快走’。”正因为领队有意不让中国游客接触到正规的官方旅游指南,所以放置于澳机场的旅游手册甚少被游客拿到,发挥应有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