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青年焦点>>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金茂音乐厅因经营不善倒闭 艺术无奈让位于商业

2011年3月7日 11:06

来源:东方网 作者:郦亮 选稿:郑闻文

  东方网3月7日消息:据《青年报》报道,金茂音乐厅最近悄然闭门谢客,取代它的可能是一家名牌轿车的4S店。据称,这家小剧场是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的——这也意味着上海浦东陆家嘴金融中心核心地区的唯一一家小剧场就此消失。记者由此纵观这座城市的小剧场,冷热不均的现象非常明显,而其背后,则是某些小剧场营销能力的沦丧。

    现场直击

  音乐厅或让位轿车4S店

  昨天下午,当本报记者来到金茂音乐厅时,此处陆家嘴昔日的艺术重地,竟然大门洞开,漆黑的厅内观众席上落满了灰尘,往日极显豪华的贵宾室里残留着几张破败的桌椅,而厅外不远的售票处,也是人去楼空,一派萧瑟的景象。

  “几个月前,这里还演过几场话剧,但是3月份至今就没演过戏了。”记者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位楼内工作人员说。这位公司下层的工作人员似乎也并不了解全部实情,“这音乐厅近年一直生意不好,现在没有演出了,就是算关闭了吧。”

  然而金茂音乐厅售票热线的一位先生,昨天却很肯定地告诉本报记者,此处很快就要进行改建,而改建之后,金茂音乐厅将“不太可能存在”。记者经过多方探访了解到,改建将包括金茂音乐厅所在的金茂大厦裙楼底层区域,取而代之的可能是一家名牌轿车的4S店。在改建方案制定之初,人们曾试图保留音乐厅,但最终还是选择弃用。

  就这样,令人目不忍睹的“艺术让位于商业”的悲剧,将极有可能再次上演。记者了解到,金茂音乐厅关门谢客后,浦东的小剧场应该只剩下浦东新舞台一家。更要命的是,陆家嘴金融中心核心区域内将再无一家剧场,此处除了金融之外,恐再难觅艺术的芳踪。

  业内剖析

  “致命伤”被商业钻了空子

  在金茂大厦还是中国最高建筑的年代,坐落于大厦裙楼底层的金茂音乐厅曾经风光一时。2005年国际著名大提琴家秦立巍受邀出任音乐厅艺术总监,398个座位的音乐厅内,也曾经歌舞升平。但近年热闹的场面一去不回。昨天现场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从去年10月到今年2月,总共也只有《非诚勿扰》等一两部话剧来此借演,有时一年也没有一部话剧来演。

  一位曾在金茂音乐厅借演过的民营话剧制作人向本报透露,金茂大厦存在着不少“致命伤”。其一,金茂音乐厅说是“音乐厅”,其实更像一个会议室,因为它的层高太低,不少舞台剧的布景难以进入,这让很多作品望而却步;其二,上海目前200个座位的小剧场每一场演出的场租一般4000余元,但是金茂音乐厅却要七八千元。尽管金茂音乐厅的座位比普通小剧场要多近一倍,但那也必须是在满场的情况下,制作人才能收回成本,而现在很多话剧的上座率显然没这么好。

  在困境中,金茂大厦也曾力图挽救音乐厅,他们曾将音乐厅承包给一家公司经营3年,可依然收效甚微。“商业就是钻了音乐厅这些致命伤的空子。”这位制作人说,“如果一家小剧场全年的演出时间还不足两个月,那一定会亏本,从经营的角度来看,当然还不如出租给一家4S店。”

  衍生思考

  上海小剧场严重冷热不均

  在冷酷的商业大潮之中陷入窘境的上海小剧场,远不止金茂音乐厅。上海牛庄路上有81年历史、曾有梅兰芳程砚秋等大师登台的中国大戏院,已经空关多时了。据称,上海淮剧团曾考虑申请将中国大戏院作为他们的专属剧场,但终因剧目有限无法撑起一个剧场而作罢。可是,就在离中国大戏院3分钟路程之外的新光小剧场,演出却是一派兴隆,演出话剧已排到了今年年末。

  现代人剧社艺术总监张余昨天告诉本报,现在上海的小剧场还是很多的。去年闵行区建了城市剧院,关门多时的人民大舞台也已改建完毕,现在长宁文化艺术中心也在建设他们的小剧场,而著名的共舞台春节期间也以多媒体杂技《镜界》专属剧场的身份亮相。这还不包括那些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文化社区里的小剧场。

  据了解,一方面,像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小剧场、上海大剧院小剧场的今年场次已被预订一空。另一方面,却是金茂音乐厅的关门、大量剧场的空置。这造成了资源的极大浪费。

  【记者观察】

  一些小剧场丧失营销能力

  据记者观察,现在陷入困境的小剧场一般有两种应对的态度,最理想的是成为某一家艺术院团的专属剧场。比如北京路上的黄浦剧场现在就是王汝刚领导的人民滑稽剧团的专属剧场,名字叫“笑天地”。成为专属剧场后,剧场和院团或风险共担进行票房分成,或直接收取场租,总之收入是有了一定的保证。如果无法成为专属剧场,那小剧场一般只剩下空等租客的份了。

  “现在一些小剧场最大的问题就是丧失了营销的能力。”张余说:“在国外,很多都是剧场养活剧院,我们现在却是截然相反,等租的结果只能使自己陷入绝境。”当然应为小剧场冷热不均负责的还有剧团。“很多剧团只盯着一两家剧院,却不知道开辟新的剧场。上海大剧院小剧场就是由现代人剧社演火的。就连金茂音乐厅,也是我们最先上演了话剧《白领心事》。我们总是充当开辟者。”

  此外张余认为,小剧场所在地的文化主管部门也应该加大扶持力度,比如加大补贴,在场租方面实行优惠,以此来吸引各文艺院团的租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