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青年焦点>>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月薪过万,80后小夫妻为一间婚房挥别上海

2009年11月23日 03:50

来源:青年报 作者:王佳敏 选稿:朱燕亮

  一定要千方百计地使年轻人有房住,这是我们的政策导向。如果忘了这条,从理性上讲也不行。为什么呢?上海的发展取决于人才,如果你房价高得让人才都不来了,你上海有什么希望啊?

  ———摘自“俞正声同志就上海党建接受媒体专访”

  开篇语

  走出校园,走进后毕业时代的年轻人进入了我们的视野,他们正面对怎样的压力?他们的理想与现实有着怎样的距离?俞正声书记大声疾呼,上海的发展取决于人才。上海正全面推进四个中心建设,在培养吸纳高端人才的同时,也需要同步完善梯队人才建设,需要给予这些金字塔塔基的年轻人持续关注的目光。今起推出的“后毕业时代·青年生存成本调查”系列报道,就是希望将触角定格在这个城市的那些年轻的足迹,关注他们的现实生存状况,呼唤社会各界对他们的更多关注。

专题:上海楼市迷局

[东方网相关调查]你的申城“蜗居”状态

  截至11月21日,上海商品房成交均价已经突破了15000元/平米的大关,“外环内无万元房”让不少刚从高校毕业不久、正在积累工作经验的大学生选择了“蚁居”,也让一部分在上海小有基础的人选择“出海”,去外地安家。

  在上海,年轻人买房的压力究竟有多大?外地人安居的成本究竟有多高?月薪1万元、存款20多万元的80后青年张林对记者这样说道:“我真的很想留在上海,但我真的买不起房子。”

  2005年

  幸福就是:月薪5000元,房子月租金800元

  “我和女友都觉得,苦一段时间后,我们就能在上海拥有一套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房子了。”

  2005年6月,上海一家知名高校金融系的毕业生张林凭借着出色的专业背景和成绩顺利被上海一家事业单位录用。张林说,他的岗位是期货交易,第一年给的月薪是5000元,之后工资还会根据工作年限上涨,每年还有学习进修的机会。“这样的工作待遇当时让很多同学眼红,老家的父母也着实高兴了一把。”

  张林的工作就这样在同学们羡慕的眼光中落实了下来,刚毕业即月薪5000元的收入让他欣喜了一阵子,随即把在广州工作的女朋友接到了身边。

  即便工作再好,两个刚大学毕业的年轻人想要买房是不可能的,而在上海市中心,想要租一套两人居住的房子也是一笔巨大的开销。为了节省开支早日圆自己的买房梦,张林和女朋友在杨浦区租了一间老公房,“那是上个世纪50年代的房子,地板是木质结构的,走路的时候咯吱作响,隔音也不好,邻居家的孩子今天考试不好了,明天要春游了我全能都知道。”

  虽然住得并不舒服,但是张林说,能从寝室的集体生活到两个人蜗居的生活,他已经非常满足了,而且10平方米不到的房子月租金当时只要800元,“我和女友都觉得非常合适。毕竟,这只是我们暂时的落脚点,苦一段时间后,等我们存够了首付就能在上海拥有一套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房子了。”

  2007年

  遗憾诞生:月薪升到1万,房子涨了30多万

  “每加一次班,我都能感觉到离我的买房梦更进一步,可是我仍然追不上房子的涨速。”

  张林说,刚工作那会,他和女友都非常拼命,“每加一次班,我都能感觉到离我的买房梦更进一步。”而事实上,因为张林的努力,很快,他就成为了单位里的业务骨干,工作仅一年,张林就被单位定为内部培养对象,“为此,我还获得了一次出国培训的机会,同时工资也跟着涨到了6000元。”

  事实上,张林的算盘确实打得很好,他告诉记者,由于上海是国内金融领域的核心地带,对于他这样金融专业毕业的人来说,上海的工作机会是最诱人的“镀金方式”,“上海工作一年所获得的经验远远超过老家同样岗位工作5年所能获得的经验。我这么拼命就是想在上海安家,圆一圆我的事业梦想。”

  2007年,在工作满两年之后,张林凭借优秀的业务能力被一家证券公司相中,尽管原来的单位极力挽留,但由于对方开出了月薪1万的“高价”,张林毅然辞去了事业单位的铁饭碗,跳槽去这家公司从事IPO上市的分析工作。

  虽然工资节节攀升,张林和女友又非常节省,然而,2007年时,上海的房价已经达到了一个高点。张林说,自己曾经在刚毕业时与女友一起看中的一套位于闵行的90平米的房子已经从原先的50万涨到了80多万。

  “也就是说,虽然我的工资翻番了,可是,我仍然追不上房子的涨速!”从事金融工作的张林看出了楼市的“大好前景”,为了尽快能买到房子,张林决定和女朋友再节省一点。“我因为做IPO上市,经常出差,所以女友就和同事合租一间两室户,我周末回来就和女友挤一挤,这样,我们的租金又省了一大半!”

  2009年

  离沪原因:20多万存款VS近40万婚房首付

  “在上海,如果有房子,我们的婚事根本不会拖到现在;回老家,想来日子或许会好过点。”

  转眼到了2009年,两个已经工作了4年的年轻人已经到了必须要考虑结婚的年龄。张林说,他和女友为了婚房推迟结婚的时间,然而,今年女友的家人实在是不同意再拖了,“无奈之下,我们只有先回老家领了结婚证。”

  虽然领证的“缓兵之计”让双方家长暂时放心了,但是小夫妻两个的矛盾却开始升级,“领证了就是夫妻,夫妻俩还要和别人合租一套房子,心里总归是不舒服的。”而让张林觉得“没有房子实在不行”的导火索则是前几个月跟老人的一通电话,原来,眼看着孩子结婚,双方老人都想要到上海来住一段时间,看看小夫妻两人的生活到底怎么样。

  这个时候,张林觉得房子的事情不能再拖了,看着银行户头里他和女友辛苦攒下的20多万元存款,张林再一次踏上看房路。“可是那个时候,控江路的房子已经均价2万了,也就是说90平米的小套就要180万,首付两成的话月供4000多元,这一点我和女友省一省还是没问题的,但是30多万的首付加上买房的各种手续费和税费,我当时20多万的存款实在是捉襟见肘。”

  张林和女友也想过要问双方老人一起凑足这近40万的首期买房款,“但是我的父母是南宁的下岗工人,女友的家人则在农村,说穿了,两边老人我们都指望不上。”眼看着日子越来越难过,小夫妻的矛盾又在升级中,张林最后决定带着老婆回南宁。

  “其实,如果有房子,我们的婚事根本不会拖到现在。在老家,以我的工作经验可以找到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了,再加上我们20多万的存款,老家5000元房价的房子几乎堪比‘豪宅’,想来这样日子或许会好过点。”在现实面前,原本带着雄心壮志想要在上海这座金融城里大展拳脚的张林不得已带着新婚的妻子踏上了回老家的K537次列车。

  蚁居族

  这部分人群的年龄主要集中在80后,工作年限通常都在5年之内,而一些地区大量合法和违法建设的出租房屋,使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们在此形成聚居,这部分大学生基本上不会考虑在上海买房,他们留在上海主要是为了“卧薪尝胆”、谋求发展。

  外环内无万元房,毕业生只能“蚁居”

  “我想要留在上海,但是我真的买不起房子!”去年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的小王目前就职于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年薪近万元的他为了买房一直和同学一起在普陀区一小区内群租,“10平米左右的房子里要住两个人,虽然很挤,不过毕竟便宜,这样我可以更快地存钱。”

  事实上,小王群租的房子基本上就是“白领之家”,三房两厅的房子住着近10个白领。不过,由于人员流动比较大,小王两年不到的时间里已经换了两个同屋了。“虽然生活条件不佳,但是交通比较方便,上班只需要一辆公交车,每天来回4元都不到。”

  有了父母的“赞助”以及自己总共20万元的积蓄,小王开始在上海寻房。然而,一个月的看房经历却让小王发现,原来上海外环内根本找不到万元内的新开楼盘,而这也彻底打消了他想要留在上海的念头,“现在就是在公司努力工作,反正现在和朋友‘蚁居’,我就以公司为家了,等有一天我有了足够的资历再跳去别的城市谋求发展。”

  【“蚁居”后……】

  在上海“群居”,是为了去外地单飞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在上海的白领中,“蚁居族”并不在少数,这部分人群的年龄主要集中在80后,而工作年限通常都在5年之内,由于房价过高而自身的工作资历还不够,他们往往选择群居生活,等待在上海经过磨练之后再去其他城市谋求一份更好的工作。

  而他们“蚁居”的住房通常都是房租低廉、交通便利,同学、老乡相对集中,群体间容易形成认同感等,这些地区大量合法和违法建设的出租房屋,使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在此落脚成为可能,因而形成聚居,这部分大学生基本上不会考虑在上海买房,他们留在上海主要是为了在上海这个国际化大都市内“卧薪尝胆”,等待工作经验丰富后再去外地谋求发展。

  出海族

  由于在上海买房等生活成本过高,不少年轻人选择在上海锻炼十八般武艺,然后“出海”移居外地,买房安家寻找相对轻松的生活。

  主动型:做上海房奴不如做外地老板

  “在上海,买不起房、工作压力又大,生活成本又高,这样的情况下不如归去!”这是白领小于在离开上海前发的最后一个帖子。

  小于从上海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一家日资企业工作,和丈夫两人的月收入税后都有7000多元。然而,这样一对业绩优秀的白领最近却考虑“出海”,“跟着老公回重庆”。小于说,他和丈夫的工作都不错,不仅待遇优厚,公司还经常会有去日本培训的计划,“如果我们有套房子的话,在上海的日子其实是很滋润的。”

  然而,今年已经年过30的小于怀孕了,这让她和丈夫必须要考虑房子的问题,“我们两个的存款过日子绰绰有余,但是要买房却是望尘莫及。”小于说,自己和丈夫几年前就考虑过要买房,但是当时的房价已经很高了,无奈之下,丈夫在老家重庆的解放碑附近买了一个10平米不到的小商铺。“当时我们想先投资买个商铺,租金可以存起来在上海买套房。”

  不过,几年下来,小于靠着重庆商铺出租赚来的租金远远抵不上上海楼市涨价的脚步。即将到来的小宝宝又需要住房,于是,小于和丈夫考虑不如回老家。“我因为比较喜欢逛七浦路,跟不少老板的关系还不错,他们同意给我提供货源,所以我打算跟丈夫回重庆经营商铺。”

  “这次回去在重庆市中心稍微贷了点款买了套很不错的房子,剩下的钱我们除了装修商铺之外还进了一批衣服。”小于告诉记者,目前他已经“出海”2个多月了,老公由于在上海有金融工作背景,在重庆得到了一份外资公司客户经理的职务,月薪9000元。

  而怀孕的小于则每天和婆婆一起负责管理商铺,“我从上海批发来的衣服销量非常好。”小于说,来到重庆的这两个月,“钱赚得不比上海少,而生活质量却明显提高,我们现在的房子位于重庆的市中心,考虑到小宝宝马上要出世,我们刚买了一辆车,日子过得非常的舒适。”

  被动型:觅到安身之所后再闯上海滩

  如果说小于的“出海”是她与丈夫主动的选择,在一家媒体工作的小刘则是被动离开。他告诉记者,自己毕业于上海某知名高校的新闻学院,当时全班有一半的同学先后去了广州、深圳工作,而他则留在了上海,“总觉得上海是金融中心,可能机会会更多一些。”

  然而,工作了几年后,小于的工资虽然跟着涨了一些,可是房子却越发买不起了。“而当年去了广州的同学,由于广州的房子相对便宜,他们凭借工作几年的积蓄都纷纷在广州买了房子安了家,可是,当年留在上海的同学大部分却仍然是漂在上海,都没有房子。”

  小刘说,自己也快要30岁了,总是要考虑安身立命的事情了,没有房子总归是一件让人担心的事情,而自己在上海的工作肯定是赶不上买房的脚步了,为了让自己“没有后顾之忧”,小刘辞职去了杭州一家著名的外资公司当媒体公关。

  “我用在上海的积蓄以及父母的资助在杭州买了一间房间,现在的生活是暂时稳定下来。”小刘说,他目前在杭州的房子是一套两房两厅的公寓,他将其中的一间出租给了一起工作的同事,租金缓解了他每月的还贷压力。

  “我现在手头还有10多万的积蓄,在朋友的介绍下,我准备再投资一个昆山的小套,等到那里行情见涨的时候我再抛掉,希望这样几个转手之后我的存款可以丰厚些。”小刘说,等到时机成熟了,他还是想要来上海,“反正我在杭州有安身之处了,等到我手头宽裕一点,我还想再闯上海,毕竟这里汇集了不少国际企业,机会也更多一些。”

  【“出海经”】

  房价高、租房贵,白领纷纷想逃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上,像小于和刘先生这样的“出海族”并不在少数,由于上海工作压力大、买房成本高,不少白领纷纷在网上发帖表示打算“出海透口气”,过不同于上海的更为轻松惬意的生活。

  在各式各样的“出海”原因中,记者发现,房价过高、租房太贵是不少“出海族”移居外地的重要原因。“年轻人是应该打拼,可是,结婚生子是很现实的问题,只有钱却没有房子总归是一件让人担心的事情。”

  记者同时发现,“出海”在成为不少白领职场论坛上的热门话题之后,已经“出海”的白领也纷纷上网为有“出海”打算的白领出谋划策。“要移居外地不能凭一时冲动,对移居城市的方言、饮食习惯、气候、生活成本等细节问题都要事先做好周密的调查、安排才能决定。”

[东方网调查]你的申城“蜗居”状态

    电视剧《蜗居》播出后引来八方热议,究其主要原因,无非是剧中那现实主义的台词和剧情刺痛了都市人每一根紧系于房子的神经。于是,一个新名词"蚁居族"就诞生了。这部分人群的年龄主要集中在80后,工作年限通常都在5年之内,而一些地区大量合法和违法建设的出租房屋,使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们在此形成聚居。他们基本上不会考虑在上海买房,留在上海主要是为了“卧薪尝胆”、谋求发展。您在申城的“蜗居”状态如何?您也在为房而愁吗?

 

1.您是蚁居族吗?
A.是,我是忠实的蚁居一族,谁让房价这么贵?还是租房合算。
B.目前是,买房也遥遥无期,只能打算去外地了。
C.不是,再艰苦也要买房,毕竟是不动产哎!

2.您周围有蚁居族吗?
A.有,很多同学都是。
B.偶尔有
C.没有。

3.2010年,您有购房的打算吗?
A.持币待购,只是在等合适时机
B.房价下调一些才会去买,否则还是继续观望吧!
C.股票套牢,想买但心有余而力不足
D.不买,没有这方面需求

4.买房时,您的主要困惑是
A.90平方米以下小户型太少
B.房价普遍超出能承受的范围
C.经济适用房政策有些“紧”
D.房地产商的“花言巧语”有多少是真实的?

5.购房时,您的首付问题如何解决?
A.无奈,只好先让父母支付下了
B.工作了几年,基本能付得出了
C.与另一半共同承担也不赖
D.在继续煎熬中,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解决

6.你会因房而择男(女)友吗?
A.当然,一定要有房子
B.没房的话也要有能力支付首付
C.是潜力股,可共同承担房款
D.只要有爱,先租房也行

 

相关链接:压力太大沪部分白领欲移居外地 专家:这是一种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