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青年焦点>>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诺贝尔得主高锟的堂哥回忆:他儿时国学功 底很好

2009年10月8日 08:13

来源:青年报 作者:范彦萍 选稿:陈誓骠

  上世纪60年代就成为“光纤之父”的高锟1933年出生在上海。其祖父高吹万是江南一带有名的藏书家、诗人、书法家,叔叔高平子是赫赫有名的天文学家,父亲高君湘是有名的留美大律师……高氏家族在金山张堰是名门望族,人才辈出。

  前天,一则重磅消息再次让这个声名显赫的家族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华裔高锟及两名美科学家获得200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昨天,记者辗转联系到高锟在上海和北京的几位亲戚,“他是我们家族的骄傲。”高锟的表兄姚昆田告诉记者。

  “他儿时熟读四书五经”

  “高锟和我们同辈,在金字辈里,他算是小的,比我小了八九岁。”现年86岁的堂哥高铉回忆起这位小堂弟时,不由得啧啧称赞,“他很聪明,父亲高君湘是大律师,家教很严。那个时候,无论是《唐诗三百首》、《论语》、《孟子》他都熟读,更要学好几门外语。”高家是书香门第,高锟的祖父曾在当地创办了学校,让普通人家的孩子、农民子弟也能免费入学堂,如果成绩出色,还要进修英语。

  据高锟的另一位堂哥高锌回忆,小时候高锟喜欢玩猜谜、做模型,过年过节时,大人问他问题,他一般都答得出,这时,大人们就会赏给他一块巧克力。那个时候,他和普通的孩子没什么区别,也喜欢玩。

  与高锟走得比较近的表兄姚昆田是看着高锟长大的,在他眼里,高锟从小就对科学很有兴趣,喜欢刨根问底,后来又迷上了无线电。“当时,他家里特地为他请了一个家庭教师,教授国学,和我是一个老师。别看他现在是大科学家,他的国学底子也很好。那个时候请家庭教师不像现在是奔着高考,他家里特别注重对孩子国学素养的培养。”

  高锟的父亲作诗,姚昆田也写诗。高锟一家移民后,两人还找机会和诗。所以一直还保持着往来,早些年,高锟回国的时候,表兄弟两人还会吃个饭,聊聊家常。

  虽然祖籍金山,但不住在金山

  “我今天至少接了几十个电话了,都是亲戚朋友、金山的老百姓打来的,询问我高锟的情况。”高锟的一位远方亲戚姚先生透露说,得知金山张堰人高锟成为诺贝尔奖得主的消息后,大家都兴奋极了,都说“这是张堰镇的骄傲,金山的光荣”。有不少热心的金山人还自发地编辑高锟的素材帖。

  高锟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成为“光纤之父”了,姚先生称,在南社纪念馆里还有他的照片和简介。

  在获得这一好消息后第一时间,姚先生等人就给高锟发去了祝贺邮件。

  不过,记者从高锟几位堂哥的口中了解到,其实,这位祖籍在金山张堰的大科学家并不住在金山,他曾住过霞飞路上的中南新村,也在巨鹿路、陕西南路一带住过。约莫在他十四五岁的时候,高锟一家就举家迁往香港。

  “高姚两家是江南有名的两大家族,三代联姻,出了很多名人。高锟只是其中之一,他出名很早,几十年前,他成为光纤之父的时候,我就写过祝贺他的诗歌,发表在上海的报刊上。这么多年来,他得过大大小小不少奖项,其实,对于这次的意外之名,他看得比较轻。”表兄姚昆田透露说,一般高姚大家族隔一段时间就会聚聚。10月6日这天,大家族正好举行了50人的大聚会,散伙后回去一看新闻,才得知家族成员之一的高锟居然获得诺贝尔奖了,大家皆大欢喜,都为他感到骄傲。

  由于高锟一家移民比较早,很多上海的亲属和他打交道较少。但在亲戚们的眼中,高锟是一个为人低调、慈祥的人。

  如今定居北京的高锟的堂哥高锴多年前曾到香港中文大学找这位堂弟,当时已是该校校长的高锟抽了整整一天的时间相陪,聊了很多老家的事。“他虽然是著名科学家了,但一点都没架子。”

  高锟的侄女高洁之前从未见过这位传说中的堂叔叔,1995年她因公出差到香港,经姑妈介绍,和高锟接上了头。虽然公务繁忙,但高锟仍热情地邀请从未谋面的侄女一起吃饭。“坐在我面前的他很慈祥,很和蔼,为人非常低调,一点都看不出是大科学家,更有着翩翩的学者风范。这顿饭吃得很开心,一点都不拘束。”高洁回忆说,堂叔叔很少提到自己的事,倒是一个劲地关心她父亲的身体状况。

  “他会用上海话开玩笑”

  据新华社电:谈起200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高锟,上海交通大学教授陈益新由衷地说:“我的这位朋友是一位乐于助人、热心桑梓的谦谦君子。”11年前,陈益新应诺贝尔奖评选机构的咨询推荐过高锟;11年后,陈益新高兴地看到高锟荣获诺贝尔奖。这些年来,陈益新经常作为东道主,在上海迎接高锟。陈益新说:“他很喜欢上海,还会用上海话开玩笑。在上海期间,除了讲学,我们也安排他去吃吃地道的上海菜,游览上海风景。这些年来,他来上海不下10次。”

  高锟近况:身体欠佳将缺席南社庆典

  记者从高锟的几位亲戚口中证实,这位古稀老人这几年不幸患上了早期老年痴呆症,和他父亲当年一样。

  今年11月15日,南社纪念馆将举行100周年大庆,但据几位亲戚透露,由于身体欠佳,高锟将不得不忍痛缺席这一盛典。

  几十年过去了,至今堂哥高锌的家里还保存着高锟寄给他的贺年卡还有书信、老照片。高锌回忆说,1953年,高锟赴英国留学时,祖父高吹万曾给他写了一首诗,大致意思是鼓励他乘风破浪,好男儿要有勇气。

  高锌找出收藏了多年的一张香港的报纸,上面写着,1999年12月2日,高锟因“没有高锟,就没有今日的电信革命”而当选为亚洲科技领袖。高锌说,尽管他已经78岁了,但会一直将这些有关高锟的资料保存下去,“这是我们高家人的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