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青年焦点>>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丈母娘处处挑剔女婿导致夫妻闹离婚,亲家法庭上对攻

2009年7月8日 03:17

来源:青年报 作者:丁烨 朱莹 选稿:朱燕亮

  民间有俗语称“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不过如今,拆庙的事鲜有耳闻,但“毁婚”的例子却并不少见。而其中一部分“毁婚”的始作俑者既非情敌、亦非仇家,却是好不容易盼到儿女成家立业的父母。

  记者日前在闵行法院目睹了一场令人瞠目结舌的庭审过程:双方亲友团的当庭PK几乎将庄严的法庭变成“菜市场”,迫于家庭压力而对簿公堂的小夫妻却痛苦地相对无言。办案法官无奈而意味深长地表示,离婚本是“两个人的事”,而办理80后小青年的离婚,最可怕的已不是当事人本身的纠葛纷争,而是双方庞大的“三姑六婆亲友团”的助阵。

  还未开庭,双方亲友已经对峙

  庭审尚未开始,只有书记员正在做着开庭准备。坐在当事人席上的两个年轻人看起来都不到30岁,原告席上的女青年穿着一身丝质的连衣裙,面容憔悴。而坐在她对面被告席上的男青年也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两人偶尔抬头有了目光接触,却都即刻就扭转了视线,气氛有些尴尬。与当事人席上“沉默的暗流”截然相反,旁听席上却不断传出喧哗。

  “要死了,我早知道现在这样,当初就不讨这个媳妇了。现在打官司,你开心了吧!”一位中年妇女大声地向身边的丈夫发泄着不满情绪。“我怎么知道女方家里那么过分,结了婚还不知道好好过日子。”

  丈夫辩解着。未料话音未落,另一边的旁听席上突然传来一声更大的质问,“什么意思啦!谁不知道好好过日子啊,你看看你们儿子那副样子,怎么过日子啊?!”说这话的是女青年的妈妈,神态看起来十分愤怒,她旁边的人也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来,一时间,法庭中充满了火药味。

  记者观察了一下闵行法院这间不大的法庭,旁听席几乎让被原被告双方的家人坐满,七大姑八大姨,叔叔舅舅坐了一大片。而当事人席上的两个年轻人听着席下的“亲友团”奋力为自己助阵的场景,却并未流露出丝毫高昂的情绪。记者注意到,女青年的头一直垂得很低,始终盯着眼前的一张诉状与若干文书,表情默然,显得异常疲惫。

  “现在开庭”。随着法官槌一声清脆的敲击声,庭审开始了。这是一起再普通不过的离婚案件,原告秦小姐(化名)在诉状中表示因与丈夫廖先生(化名)感情破裂而提出分手,并要求丈夫尽快搬离新居,大部分财产归女方所有。在法庭调查中,法官询问原告因何原因与丈夫“感情破裂”,得到的回答竟是秦小姐长时间的沉默。长相清秀的秦小姐望着对面而坐的丈夫,一时间仿佛失语一般,而将近半分钟后她说出的话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我们感情没有破裂。”

  庭审当中,“两大阵营”现场PK

  一石激起千层浪,坐在旁听席上的秦小姐的妈妈坐不住了。“什么没破裂!女儿,你在瞎说什么啊你!”

  庄严的法庭气氛被这一句无端插嘴而打破,法官提醒旁听者不得随意发言。然而,旁听席中因为这句冷不丁的插话而像炸开了锅,“两大阵营”开始小声地PK起来,声音越来越大,记者渐渐听不清法官的发问与当事人的回答。

  “再次提醒旁听人员,再干扰法庭秩序,将由法警将你们带出。”法官的话又一次起了效果。而被告廖先生的回答显然也难住了法官,“我跟原告感情挺好的。是她家里人看不惯我。”

  面对这起既寻常又不寻常的特殊案件,主审法官在询问了几个问题之后决定暂时休庭。一声令下,旁听席再次如爆炸一般。只见秦母快速走到原告席前,开始不断数落自己的女儿:“你怎么回事啊?不是都说好了吗!他到底哪里好啊!”听着母亲的指责,秦小姐仿佛再也控制不住,开始低声地抽泣起来,坐在对面的廖先生看见秦小姐的样子,也将双手抱住了头,显得异常痛苦。

  “我儿子怎么啦?我儿子工作努力,孝顺长辈,比你那个娇生惯养的女儿不知道好多少倍!”廖先生的母亲直逼亲家母。“对!我女儿就是娇生惯养,不像你儿子天生吃苦的命!到现在一大把年纪了还只赚这点钱,没出息!”“我外甥哪里差啦?从小读书第一名,你女儿呢?大学都考不进!”一时间,法庭变成了“菜市场”———秦小姐的泪水在继续,廖先生的痛苦在继续,双方亲友团的PK也还在继续……由于种种原因,本案的当事人都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判这种案子心情总是很沉重

  “这类案子我看得多了。一般这种纠纷,肯定能调解成功。小夫妻感情很好的,离什么婚。难弄的是那些家长。”经过初步审理,本案主审法官———闵行法院的李欣法官事后向记者介绍了一些相关情况。

  原来,秦小姐与廖先生是在一次旅游途中偶然结识的,双方一路彼此照顾,渐渐萌发好感,回到上海后很快就谈起了恋爱。廖先生是一名普通的白领,毕业于名牌大学,而秦小姐由于家境优越,在父亲的公司挂了个虚职,平时高兴就去上班,不高兴就在家呆着。婚后矛盾也由此引发。

  据法官介绍,由于男方暂无能力买房,因此新房安排在女方家四室两厅的大房子中。而秦小姐的父母虽然一开始并不很认同廖先生,但看女儿实在喜欢就松了口。结婚后,廖先生建议秦小姐重新找份工作去上班,争取早日靠两人的能力买房子搬出来住,不料此举遭到了丈母娘的强烈反对,认为廖先生对秦小姐不真心,不疼爱自己的女儿,并不断在生活琐事上挑剔同住的女婿,最后发展到不让小夫妻同住一间房。而倔强的廖先生一怒之下也与岳母起了争执,回到自己父母家居住。这一举动更加激怒了岳母,后者遂“下令”秦小姐起诉离婚,并已为秦小姐安排好恢复单身后的相亲对象。

  “判这种案子,心情总是很沉重。在我调解的过程中,能够感受到小两口的感情还是很好的,但一个因为经济没有独立无法违抗父母之命,一个又因为经济能力有限受不到应有的尊重,才会有那种荒谬的法庭现场。80后的这一代青年相对来说独立性比较差,大多数事情要依靠父母,连离婚这种事都由父母来插一脚。”李欣法官感慨地说。

  本报“80后婚·检”目前正进入“父母不当掺和导致小夫妻离婚”的系列报道。读者朋友若有任何关于本话题的事例、心得、体会,都可以通过本报热线和邮箱告诉我们。

  “小夫妻的感情好,父母却想拆散怎么办?”“父母过分插手夫妻二人的日常生活怎么办?”“来自外地的男女青年如何融入上海的新家庭?”……诸如此类的问题,我们都期待着您的参与讨论,并发表真知灼见。读者朋友若对处理这方面矛盾别具心得,我们更期待着能分享您的锦囊妙计。邮箱:youthdailynews@yahoo.cn本报热线:61933111

  热议“嫁入豪门惨遭婆婆主宰”

  网友skypenny:强势又不讲理的老妈和懦弱又无能的儿子,这样的家庭有哪个女人受得了,趁早离了,总有一天这个董事长会明白是自己亲手毁了儿子的幸福。

  网友ace:我男朋友的妈妈也是这样,从小到大把儿子捧在手心,看到我就好像仇人一样,总喜欢在男友面前数落我的不是,我在她眼里没有丝毫优点。恋爱一年,除了经营感情我还要和他妈斗争,实在太累了,没法继续下去了。

  读者林女士:现在的男孩子都被当做女孩子养,物质条件是越来越好了,但是男孩子的阳刚之气都被磨掉了,做父母的应该多检讨检讨,连婚姻大事都要一手包办,未免也太可笑了。我有个朋友也是这样,儿子对她言听计从,结婚以后就成了老婆和老妈之间的“夹板”,左右不是人,最后搞得家无宁日。

  热议“怎样看待父母好心掺和”

  读者林先生:我和妻子2005年结婚,房子是我买的,在她妈妈的强烈要求下也把女方名字加上了。2008年妻子经常夜不归宿,放着家里1岁的小孩不管不顾,今年初竟然和外遇对象私奔了,要和我离婚。让我想不通的是,发生了这样的事,她和她母亲竟然还振振有词,认为离婚的责任全在我,是我不给妻子买车、不带她出国旅游造成的婚姻破裂,我都被气糊涂了。

  读者崔女士:现在的孩子都是糖水里泡大的,哪里吃过我们当年的苦,父母掺和也是不得已为之,不想孩子走弯路。我女儿谈了一个样样条件不如她的男孩子,两个人隔三差五出去吃饭、旅游,一点积蓄都没有,到头来还要我操心将来结婚怎么办,哎。

  读者张先生:我女儿马上要结婚了,我肯定要把房子换到她家附近,给他们烧饭烧菜带小孩,两个年轻人的工作那么忙,我们不照顾怎么行呢?

  读者钱女士:我有个同事,退休以后就成了儿子家的“保姆”,等儿子儿媳上班了她就去打扫卫生、整理房间,晚上还要给他们做饭,我们都劝她放手,但她就是舍不得宝贝儿子“吃苦”,估计等孙子出生她就更忙了。

  网友Danger:男友什么都好就是没钱,我的父母嫌弃他没前途,一直要我们分手。我曾经很苦恼,但是现在想通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想要什么样的生活,父母是好心,但是不能代替我去走自己的人生,我相信只要努力,我和他可以过得很好。

  网友jiayiyi:我的青春我做主,父母和我们这代人的价值观不一样了,他们以为好的,我们未必受用,孝顺父母有很多种方法,言听计从那叫愚孝。

  读者夏女士:作为父母,我们当然都是为孩子着想,年轻人脑子热,只知道爱情,我们看了太多因为贫穷而不幸的婚姻了,干涉阻挠也是不得已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