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青年焦点>>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艺术院校招考"黑幕说" 落榜者的安慰剂?

2009年3月6日 03:41

来源:青年报 作者:林艳雯 选稿:王呈恺

  “没有30万,别想被录取。””我听说过最夸张的是,一个考生直接把新车的车钥匙丢在考官面前。”2009年的北京电影学院放榜当日,网上便流传开来一段考生哭着大曝招生潜规则的视频。由此,在坊间传闻了多年的艺考“黑幕说”再度沸腾开来。事实上,几乎有竞争的地方,都难免被质疑存在“潜规则”。本报记者日前通过对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和上海戏剧学院三所院校考生的采访,以及上海戏剧学院招办主任陈其毅老师的独家回应,深度剖析了令考生人心惶惶的艺考“黑幕说”。

  不送钱,肯定考不上?

  考生:再黑也得考,有钱就送点老师:十几位考官,钱送给谁呢?

  艺考的背后,让考生和家长都认为最容易操作的就是送钱。一位已经在校的艺校生向记者透露:“听说很多家长都听说过,必须要送钱,不送肯定考不上。我家里经济状况一般,当时只送了1万元。”她表示,一个艺考生一般会同时考好几所学校,而考生们考前也会打听不同学校、不同老师的价位,再找合适的中间人张罗此事,考试时老师可能就会在分数上“手下留情”。

  一位参加今年北电考试的考生悄悄告诉记者,他也听说过黑幕和送钱的事情,但是家里没有多余的钱可以用来“公关”。他也坦承,如果有钱就送点,也无所谓,但就算再黑也还是会参加艺考。

  对于学生们普遍“认同”的送钱一说,上戏招办主任陈老师坦言,“我们的考官设置,让那些有钱的孩子想送钱都很难。”首先,以前都是很早就定下哪些老师担任招考考官,现在都是到开考前几天才正式下发通知。以前初试才3个考官,现在安排了5个,复试则有7个,而三试几乎集体上阵,有十几二十个考官,“这样的安排,要送钱托关系就很难了,因为光走通一个也没什么用。”而且,在三试结束后,是所有考官一起坐下来讨论,究竟给哪些考生专业合格证书。

  辅导班,为考分“加油”?

  考生:混个脸熟才关键 老师:考前班只是帮考生熟悉流程

  一位中戏的考生告诉记者,自己今年是第二次参加艺考了,去年落榜之后,邻居曾为他介绍了一个北电的老师帮助辅导,因为这个老师开了个班,收费还不便宜。很多学生都知道,辅导是其次,和老师混个脸熟才是关键。记者也在中戏所在的北京东棉花胡同看到,胡同里就有所谓的考前专业辅导班,不少考生家长手上都提着宣传广告的袋子。有一位考生从考场走出来时很是胸有成竹,悄悄对其他同学说:“今天挺顺利的,虽然有7个评委,可我一点也不紧张,因为我的辅导老师在里面!”辅导班,显然也是艺考黑幕的重头。

  关于辅导班问题,上戏陈老师表示:“我们当然不主张老师出去上课,但是有时候也没办法,考试时,我们还是希望考生是能稍微有点训练的。”为了让考生不被歪门邪道的所谓辅导班骗钱,也让老师不要从中“牟利”,学校自己开设了正规的考前辅导班,“我们只是在考试前帮考生把考试流程和情况过一遍。”至于学校办辅导班是否有赚钱嫌疑,陈老师直言,“我们一节课才100块。”

  人际关系是敲门砖?

  考生:父母的门路很重要 老师:院长都很难“开后门”

  “我那年考试的时候,考生的简历背面都会写上自己的父母姓名,从事的职业和工作的单位,其实这也是很明显的黑幕。”一位参加了两三次艺考的学生,在走出中戏的考场时,告诉记者。事实上,大多学生和家长都相信,黑幕也许没有传闻中那么离奇,但在小范围存在也是必然的,比如那些影视世家的子弟,北影厂或者八一厂的老干部子弟等。另外,今年北电的童星考生小叮当,就算是有表演经验,能让考官先入为主的类型。一位考生酸溜溜地说:“他演过不少戏,考官对他的印象分会高一点吧。”

  对于这一说法。上戏的陈主任表示:“曾经有领导想要托关系,让自己的儿子进我们上戏。不过,他在初试的时候就被淘汰了,因为基本功实在太差。”陈老师认为,考官对于学生的表演能力的认可度也许不同,但关于台词和形体的基本标准,都是一样的。如果学生的专业水平不过关,再雄厚的背景可能也无济于事。

  同样的标准对明星考生一样适用。魏敏芝曾经出演张艺谋的电影《一个都不能少》,她报考北电复试就被筛下来。上戏陈主任坦言:“就算我们院长要找个人进学校,也还是要通过考试。一个人的力量无法左右招考的结果。”

  录取不透明?

  考生:就算分数都过关,还是可能落榜 老师:制度提前公布,专业排名即考即知

  关于艺考的最后一“黑”,大概也是最后的录取环节了。考生小田告诉记者,他当年考北电时,既拿到了专业合格证书,也达到了高考的分数线,但还是落榜了。“学校一会儿说按专业分数排名,一会儿说按文化分数排,每年的标准都不一样。”不少考生认为,学校明明只招收25个学生,却要发放四十多张专业合格证书,这其中万一40个人都达到了高考分数线,岂不是很有“猫腻”。

  对此,上戏陈主任的回答更是斩钉截铁:“我们的表演系招生制度从来没有变过,一直都是以专业名次来排名的。”陈老师向记者分析,上戏表演系每年招收25个考生,招收的男女比例基本是对半开。“我们每年大约发三四十张专业合格证,事实上考试院规定可以发录取人数三到五倍的合格证呢,我们为了避免所谓的黑幕,已经尽量控制名额了。”陈主任透露,学生的专业成绩排名,也是即考即知的,在三试完成后发榜时,就会公布该榜上考生专业排名第几,“这也是为了方便考生取舍院校,因为一般一个考生都报考好几所学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