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青年焦点>>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9·5"劫持案警方与 劫匪周旋110分钟救下孩子

2008年9月11日 04:57

来源:青年报 作者:顾金华 选稿:黄骏

  在沪宁高速公路安亭道口,一辆上海开往昆山方向的轿车内,一男子持刀劫持了一名12岁男孩,情况相当危险。与劫匪进行交涉,稳定劫匪情绪,寻找机会营救……110分钟过后,这名被劫持的男孩被上海警方成功解救下来,28岁的犯罪嫌疑人杨某也被当场擒获。昨天,记者从上海警方获悉了现场救援细节。据悉,犯罪嫌疑人因欠下巨额赌债才做出过激举动,目前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6点40分

  12岁男孩遭劫持

  9月5日晚上6点40分,上海嘉定警方接报:沪宁高速公路安亭道口一辆上海开往昆山方向的轿车内,一男子持刀劫持了一名12岁男孩,至安亭道口时与前车相撞造成交通堵塞。

  劫匪劫持的车仅距离收费口10米左右,车头对着出上海的方向,一旦车子强行冲出收费口就会进入江苏地界,事态将越来越危险。“一定要安全救出孩子”,嘉定分局领导发出指令。晚上7点,嘉定警方已经疏散了现场50米范围内的民众,并对安亭道口收费站周边的道路进行了交通管制。车上,劫匪拿着一把水果刀,将孩子紧紧抱在怀里,两人坐在后排,车辆中控门锁已经锁了,车钥匙在劫匪手里。

  7时15分,通过对已经下车的孩子母亲的询问,警方基本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并开始商讨救援方案。

  7点30分

  警方与劫匪交谈

  7点30分,指挥组决定与劫匪进行接触,并通过唯一没有关掉的车窗门观察车内的情况。这时,犯罪嫌疑人显得非常焦虑,一直低着头不说话,仿佛在思考什么。

  为了保证孩子的安全,防止其产生过激行为,民警决定通过谈话放松他的警惕:“你有什么问题可以跟我讲?”但是犯罪嫌疑人很烦躁地表示:“我的事情你们是没办法帮我解决的。”并拒绝回答民警的问题。

  7点45分

  转机终于出现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现场的气氛也越来越紧张。但是指挥组认为当时马上行动还是具有危险性,将对小孩造成伤害,指挥组决定继续稳定劫匪的情绪,等待合适恰当的时机。

  7点40分,民警还是以各种方式与车内的歹徒周旋,警方考虑要成功解救孩子,首先要想办法打开车门。

  经反复询问,并寻找到了同类型的轿车进行试验,警方确定驾驶室旁边的门是中控门锁,打开中控门锁,四扇车门都能打开。

  5分钟左右,转机出现了,劫匪提出要食物和水,而孩子也表示要吃点东西。警方还发现,车内的两人此时分开了:劫匪左手拿刀,但手里没有控制小孩。

  8点30分

  营救行动圆满结束

  晚上8点28分,送水的刑侦支队民警许昊拿着水和食物走到了车窗旁,此时另外几名特警队员非常隐蔽地向车子靠近,并且很快到达制定地点,许昊通过眼神确认特警到位后,右手将饼干和水递过去,左手偷偷打开了中控门开关,随后许昊用右手打了“三二一”的倒计时,特警队员迅速冲入,抱出了孩子,并成功制服犯罪嫌疑人杨燕平。8点30分,营救行动圆满结束。

  孩子母亲叙述经过

  男子冲上车持刀讨钱

  事发后,据孩子的母亲回忆称,当天下午5点左右,她开车去接儿子放学,儿子刚上车,还没来得及锁车门,劫匪就拉门冲上了车。

  劫匪还带着一把水果刀,威胁着坐在车内后排的男孩,要求母亲往前方开。劫匪说他欠了债,要讨些钱。

  母亲表示身上有2500元,但是劫匪表示不满足。自己的儿子面临着生命的危险,母亲只能听凭劫匪的话毫无方向地往前开车。就这样在市区的道路上行驶了一个小时后,随后就来到了沪宁高速的入口。

  母亲告诉民警:“一路上,曾有过求救的念头,但是就怕劫匪有过激行为,为了孩子的安危,我只能放弃了,等待着机会。

  但是离市区越远,我们母子就会越危险。”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车辆开到安亭收费口,被劫持的轿车与另外一辆车发生了追尾。被追尾的车辆的司机生气地冲下了车,与母亲开始了争吵。

  因为车辆被迫停在道口劫匪将孩子的母亲赶下了车,并拿走了车钥匙。

  嫌犯交代作案动机

  欠下近20万赌债铤而走险

  到案后,犯罪嫌疑人交代称叫杨燕平,今年28岁,湖北籍人,几年前从外地来沪,也曾有过工作。

  但是在一家公司当销售员的杨燕平做了几个月没有发展,就失去了工作。

  此后,他开始自暴自弃,因为长期无所事事,2006年开始,杨燕平开始沉溺赌博,“有时输有时赢,但我基本上是输多赢少。”他就四处去借亲戚朋友的钱,借来了钱再去赌。

  如此几年下来,他欠下了将近20万的赌债,而长期欠债也导致杨燕平逐渐心态失衡。

  杨燕平对自己的行为后悔不已。“我自己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我想我在妻子的眼里是骗子,在我父母的眼里是禽兽不如。那天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上了车,也许是想要点钱把债还清吧。有一段时间那个母亲停下来说要给我2500元,我没要,因为不能解决我的问题。我当时就觉得,我上车了就是不归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