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焦点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海漂歌手"为城市文化添注 异样色彩
2008年5月31日 03:07
来源:青年报 作者:丁元元 选稿:邵弃疾
  每天下午穿梭于上海的各个角落,用自己的歌声感动着步履匆匆的人。这个人叫阿青,是一个年轻的漂流歌手。他总希望将自己对音符的阐释注入人们的心田。此时,这个自由的歌手心系灾区,渴望向受难的人们怒放他的充满了悲悯的歌声。

  ●新闻背景

  流动,从来就是社会进步的重要推力。漂泊,也许是人类的本性之一。

  在上海,总有那么一些人,执拗地追逐着漂泊的梦想。他们追寻漂泊的形式各有不同,但艺术却往往是他们共同的载体———他们或是作者,或是画师,或是歌手。

  上海是“海漂族”途经的一个港口。他们在这里逡巡、徘徊,驻足,也许不久又转身离开。而当汶川大地震的不幸发生之后,许多的海漂歌手,又把那里当作了心灵指引着的方向。

  夜幕中的一抹亮色

  正在倾心演唱的,
是一个声音略带着沙哑的男孩。他叫阿青,20岁的青春年纪,个子不高,一堆染黄了的头发半遮住眼睛,左耳还打着一个小耳环。他一面撩拨着手中的吉他,一面唱着,沉醉其中之余,也不时用眼神与听者交流。

  漂流歌手的生活就是这样,每天囫囵着睡到中午。下午三四点的时候,阿青就会挎上吉他,把音箱装上自己的小板车,轻快地拖着车,跟着感觉飘到这个城市中一个熟悉或者陌生的角落———那里可以是天桥,可以是路边,也可以是广场。六七点钟,吃过晚饭后,他们便会开始自己的演唱,直到九十点声嘶力竭地收工回家。而我与他相遇的那个晚上,阿青恰巧出现在了东方明珠附近。

  但这也许只能归结为偶然,因为他说:“我已经很少来这里唱歌了。每天醒来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晚上会去哪里唱歌。我不会固定出现在一个地方,因为这样太封闭,对自己不好,也不是我要的生活。”更迭着唱歌身处的位置,更是为了变化心灵的情态,能在任何地方唱好,唱得投入,那才是他想要的“练就老练的台风”。

  尽管如此,每晚在那里出现的精明小贩们还是认得这个不常来的小伙子,他们连忙让出一块空地,并催促他说:“阿青,快唱吧。”

  唱首歌献给灾区

  “朋友别哭/我依然是你心灵的归宿/朋友别哭/要相信自己的路……”

  这首《朋友别哭》,是他晚上唱响的第一个曲子。唱之前,在湍流般的人群里,他先提示了一句:“献给灾区的同胞。”

  他的动作显然是比平时要凝滞,撩动琴弦的幅度也小一些,节奏略微降慢了,声音又更悠长了几分。他的眼睛不大,有时还爱眯缝,但并不妨碍其中的精神,但这个时候,他的眼神却黯淡了。

  一曲唱完,他定了定神,抬起头,不知道是冲着谁笑了。“有点太悲伤了,再唱个欢乐点的吧,大家振奋精神,从头再来。”谁也没想到,人群中竟然有掌声,在这个带有理性文化色彩的城市里,如此热烈的褒奖,似乎太过难得了。

  “一个好的歌手,应该是感情很丰富的人,所以当大地震的灾难来临的时候,我的心是和遇难者在一起的。”阿青告诉我,他从前打工的时候,有一个特别好的“哥们”就是四川人,之后因为他的漂泊,两人依依惜别,却还各自留下了联系方式。“其实,分手之后,平时联系也不多,直到听说四川地震之后,再打他的手机,一直打不通。很担心,却又无能为力。”

  虽然靠唱歌得来的收入很微薄,但阿青说自己这半个月很乐意白干,把每天赚来的钱都捐给灾区得了。“在我心里,那里的每个人都是我的‘哥们’。”有了这样的情怀,难怪前头唱歌的时候,他竟会那样深情。

  你的梦想他来实现

  15岁的时候,阿青从湖北老家到广东打工。他进过厂,理过头发,当过厨子,做过服务员,还给人送过货。但也许是天性中有着一种漂泊的情愫,他并不总在一处留步。深圳、珠海、广州、惠州,他不停地更换着自己生活的环境,每到一个城市又会换一份新的工作。

  直到走遍了整个广东,他才发觉哪里都少不了歌手的身影。

  第一次,他在一个歌手的身前停下了脚步,掏出5块钱,呆呆地听了半个多小时。虽然之后被同伴叫去干活,但没过多久他又跑去了……终于,眼前的这一切唤醒了他沉睡的梦。

  两年之后,他开始学习吉他,加之在老家曾经和一位老师学过半年声乐,18岁那年,开始追寻自己成为漂泊歌手的梦想,上海是他起步的地方。

  但开始的时候,一切并不顺利。那时歌还唱得不太好,吉他操得也还不够熟练。当然,更重要的是忐忑的陌生感,是尴尬。有人骂他:“唱得太难听了。”他羞愧得耷拉下脑袋,草草收场。

  勇气。胆量。阿青方才体会到了这其中的力量:“就算唱得不好,也要让别人能听下去。然后,总会越唱越好。”

  这种胆略的提升,也蕴含一种对他人态度的宽容和处变不惊。是的,也许俗世中的人,极少能超脱得彻彻底底,但看到这些无拘无束的歌手,你又怎能不感慨,自己心中那个漂泊的梦,不是已经由他们代为实现了吗?

  触摸城市温情的脉搏

  就像这个年纪的许多男孩子那样,阿青有一种从内心迸发出的对于摇滚的向往。他喜欢崔健,喜欢BEYOND,喜欢黄家驹……而摇滚的狂野,有时又是一件将自己紧紧保护住的外衣。每当围观的人群稀稀拉拉,聪明的他会用新一曲的激扬,留住、揽来那些他需要和希望的脚步———即便对方不掏钱,只是专心地听着,歌手的心中也会得到那样一种容易满足的幸福感。

  但他也说:“摇滚的歌也许不那么耐听,抒情的歌更能品味出一些东西。”

  即便是聊天的时候,阿青也不忘吟上一段许巍的《蓝莲花》:“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地向往/天马行空的生涯/你的心了无牵挂……”

  还是在广东的时候,青涩的男孩曾经品尝了初恋的青苹果,但最终留给他的只是一段关于失恋的苦楚记忆。

  但阿青坦率地告诉我:“有的时候,唱着唱着,就会想到那段往事,心中顿时会有一种沧桑的感觉。再仔细回味,又觉得自己那时候好不成熟,会忍不住想笑……”———其实,漂泊的歌手大多有着这样那样的感情经历。因为漂泊的气质,因为音乐的奥妙,让女孩走进过他们的生活。但他们的生活又注定与现实那样格格不入,这种冲突折射成生活中矛盾,最终又让他们大多回到了孑然一身的状态———但音乐教给这些歌手一种气质:沉默,深邃的眼神,还有火热的内心。这种简单的复杂,融入了歌声和琴音,还有演唱时淡淡的微笑。

  不过,让他想笑的原因并非只有这一件。一个美丽的女孩从身边略过,又回过身,对他微微一笑,或者竖竖拇指,又或者道一句:“唱得不错。”那样的时候,他也会回应对方一个会心的微笑。

  漂流歌手走向汶川

  爱情,那样甜蜜的词,又与音乐如此息息相关。但阿青说:“她现在不是属于我的。”讲这句话的时候,脸上书写着诚恳,以及某种与年轻不太相称的成熟。

  在他的意识中,上海的男性大多要30岁出头,事业上小有些建树才会成婚。“而我现在又有什么能力照顾另一个人呢?”

  家里人当然也反对他现在的生活状况。家里三个孩子,24岁的哥哥就快要结婚,比他略小的妹妹也在黄石打工,父母觉得阿青无论如何不可能也不应该把目前这种状态维持一辈子。怎能说他不懂父母的这一番苦心,而他理想中的情况是组一个乐队,那或许可以改变自己目前的生活。

  据阿青说,漂流到这个城市的歌手,大概有二三十人,一次次缘分使然的偶然相遇,让他们互相熟识。但上海再大,只是囿于此中,这里注定只是他漂泊生涯中的一站———“我要做一个真正的漂泊歌手。”

  来上海之前,他唱遍了老家湖北的四个大城市:武汉、黄石、鄂州、大冶。来上海之后,他依然飘忽不定,有时甚至还跑到昆山、杭州。

  现在,阿青已经打理完上海的种种琐事,然后准备一个人继续上路。未来的两站广东和海南,之后的路到时候再走一步看一步。其实,他特别说自己特别想在第一时间赶往四川灾区,但是,“自己好像除了唱歌,别的什么也不会,去了不是给人家添乱吗。”但是,他肯定地说:“总有一天,我会漂到那些受灾的地方,亲身体会那片土地,为重建中的人们歌唱。还要一定找到我的‘哥们’。”



  • 2号线西延伸青浦徐泾站开工
  • 今夏三考验:台风高温强对流
  • 今年起高考作弊者将"留案底"
  • 上海高考今年录取率超过8成
  • 海洋水族馆将上演《小红帽》
  • "海漂歌手"为城市文化添彩

  • 宝大祥售童鞋不合格
  • 今夏申城天三大考验:台风多、高温多、强对流多
  • 沪首架警务直升机试飞成功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 约97800人参加本市高考 今年录取率超过八成
  • 沪上超市公布塑料袋价 价格在0.2元~0.5元间
  • 培养海派书法人才之心不变 沪首个书法硕士班引争议
  • 废品回收站惊现迫击炮弹 警方提醒勿擅自拆卸

  • 上海"看房团"下月赴台
  • 迫于就业压力 大四男生应聘幼儿园当体育老师
  • 上海旅行社全面启动赴美团队游 7月报价普遍上涨
  • 医院药房暂未纳入"禁塑令"范围 部分医院自觉先行
  • 诺奖得主惜时如金 帕慕克沪上面谈大"缩水"
  • 地下水管被挖掘机捣穿 碗口大洞喷出2层楼高水柱
  • 新版《恋爱的犀牛》男女主角亮相 七月来沪演出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