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焦点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上海青年民间电影人相聚"下河迷仓"
2007年7月14日 03:30
来源:青年报 选稿:吴晨
  7月20日,位于龙漕路的“下河迷仓”剧场,将举办一次非权威的民间电影节,参赛者以对电影艺术有着不懈追求的70后、80后为主。当然,他们还有不足,还缺历练,不过,当年法国电影新浪潮运动就是由一群毛头小伙掀起的,或许他们之中也潜藏着中国的特吕弗、戈达尔呢?最重要的,做了20多年孩子,他们渴望向世界表达自我。

  王耀康:云在青天水在瓶

  靠着每天两包烟、一瓶灌满咖啡的特大号雪碧瓶,王耀康连续4天4夜没合眼。拍摄结束,除了偶尔有机会休息的跟拍员,其余全累趴下了,而接下来,还有艰辛的后期制作……“想睡觉。”回忆起年初开拍的首部处女短片,王耀康如此总结。

  王耀康的导演之路或许只能用“自作自受”来形容。几年前他在合肥和朋友开公司,生意红火之际却选择退股,跑来上海圆电影之梦。刚开始担任某电影公司总监,时为2004年,25岁,身价10万年薪。可由于老板不让跟剧组,学不到拍摄秘诀的他抛弃了这一切。接着,去某广告公司任创意总监。不是“洗心革面”,而是老板舍不得他走,给予了悠长假期,希望他过一阵子瘾后重回效力。期间,王耀康跟一个贾樟柯曾经的搭档学会不少东西。梦想的翅膀张开,挣断了高薪、长假、升职的诱惑。他又辞职,第三次。

  王耀康为何如此执着,又凭什么坚信会成功?“天赋!”王耀康从小艺术敏锐性超常,当同龄人还沉迷于录像里的打打杀杀,他已感受到了电影深层次的内核。还有遗传。王耀康的父亲是南京大学中文系高材生,写一手漂亮文章。不过他最感念的是母亲。由于家境欠佳,母亲摆地摊贴补家用,但粗糙的生活磨不粗温柔的性格。王耀康记忆犹新,考试前父亲总命令他“今晚看书到12点”,母亲则会叮嘱“看书不要超过12点”。母亲如果有所教导也不会训斥,而常在散步时通过聊天进行启发。

  母亲潜移默化了王耀康,这种形象化的思维方式又与电影的本性相通。通过母亲、通过《地道战》《地雷战》等影片的耳濡目染,王耀康懂得了应该选用何种方法表达自己。

  “电影是综合艺术,包括了绘画、音乐、文学等。”要做就做最好,严格按照电影标准。短片《云在青天水在瓶》是王耀康的首次尝试。

  照王耀康的理解,云和水的化学分子式都是H2O,只不过形态有所不同。天上云代表人内心深处的理想,自由洒脱;瓶中水代表理想在现实中的遭遇,束缚重重。王耀康想探讨两者之间的张力,“生活也遵循‘能量守恒’,物质能量太多,精神能量就少了。”看来世俗的诱惑与无奈依然牵扯着王耀康,他坦言很希望能在“下河迷仓电影节”上获奖,“获奖才能拉到投资啊!”

  如今王耀康又开起公司,一方面为拍电影积累资金,另一方面妻子在纽约学电影,“我会全力支持她!”到底是天上云还是瓶中水,王耀康正苦苦寻求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平衡点。“边开公司边离电影不远。”

  宋啸:痛并快乐着

  “上海,我来啦!”2004年,考入上海戏剧学院导演专业的宋啸意气风发。其实他已屡遭挫折。先是报考北影,过了残酷的初试,却因为在现场违规打手机被取消资格;接着过了中戏复试,又遭淘汰;上戏复试那次还晚到1小时,最后老师感动于他的诚恳破例补试。最终,宋啸以专业第五名的成绩登陆上海滩。

  当导演之前,先导演一把自己。对于那年的大起大落大悲大喜,宋啸用两个字总结:成长。信念依旧,豪情如昨。

  80后宋啸似乎很喜欢“总结”,他宣称处女作就是对大学生活的总结。影片讲述投考艺术院校的男孩与该校应届毕业生之间的故事,从交往到疏远再到理解,抑扬顿挫。最后一组镜头里,落榜的男孩和即将踏上社会的师哥把酒痛饮,师哥从男孩身上看见了自己当年的青春梦想,男孩从师哥身上看见了世事沧桑,以及自己可能的未来。

  两个角色都投射了宋啸本人的思考,有挣扎,有期许。和王耀康一样,宋啸也谈到母亲。母亲能歌善舞,可惜时运不济。母亲的梦想播种给儿子,宋啸很小就喜欢艺术。喜欢也有喜欢的苦恼。宋啸一度迷恋话剧,犹豫是否该继续钻研电影。

  一部电影留住了宋啸,《辛德勒的名单》。其实第一次没看完,“黑白片,又长。”可第二次,宋啸被震撼了,尤其片尾导演斯皮尔伯格亲往死难者坟墓献花的场景,彻底俘虏了他。窝在宿舍痛哭了整整1小时后宋啸寻思:我不是犹太人,为什么有这样强烈的感触?因为电影特有的魅力。宋啸依然挚爱话剧,但他认为电影比话剧能让更多的人了解自己的所思所想。做了20多年孩子,80后渴望向世界表达自我。

  当然不容易。普通的PD190拍摄、亲自做后期,但还是烧掉万把块。各种意想不到的小事故也常打乱拍摄节奏。有次为了布景,宋啸把租来的房间改得面目全非,眼看房东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多亏制片人李幸朋一番“真情告白”打动对方。很多次宋啸要打退堂鼓,又是李幸朋丢来一句话:“是男人就别怕痛苦!”

  彭鹏华:挣钱做喜欢的事

  5年前,彭鹏华怀揣对动漫的热爱和大学时发表的习作,直奔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满腔豪情却被门房老太拦住:“小伙子,我们早就不做这个了。”彭鹏华不愿放弃,独自打拼。最初很难,主要是精神压力大:没有正式工作,也不谈恋爱,朋友困惑,家人着急。直到遇见郭媛媛。

  郭媛媛毕业后也来上海,心中圣殿也是美影厂。一来才知道,出品过《骄傲的将军》《小蝌蚪找妈妈》等优秀动画片的美影厂,风光不再。动漫行业同样不景气,只有低幼市场盈利,成人市场因为有欧美日韩的激烈竞争,国产漫画退避三舍。郭媛媛十分不满,她想做自己的东西。

  机缘巧合,两个年轻人走到一起,成立“郭彭子工作室”,潇洒SOHO,筹集的资金,郭媛媛做动漫,彭鹏华拍短片。“用喜欢的方式挣钱,用挣来的钱做喜欢的事。”不久前,“郭彭子”获悉“下河迷仓”举办电影节的消息,送去了各自作品。

  郭媛媛的参赛作品是动漫《蚂蚁》。主人公眼角的鱼尾纹、黄昏特有的影调、锈迹斑斑的门锁……很难想象是直接用手写板画入电脑的———郭媛媛的绝活,连同行都觉得不可思议。故事简单,女主人买了块蛋糕,引来无数蚂蚁,只好扔向窗外。“蛋糕象征人类的欲望。”整部片子仅8分钟多,略显压抑,郭媛媛以此提示人们反思太过匆忙的都市生活。彭鹏华的作品是《万事大吉》,结局十分黑色幽默。剧中人没有通常意义上的好坏之分,每个角色都有自私的动机,也都有深埋的隐痛。

  “郭彭子”擅长探讨这类“都市伦理”。彭鹏华说,住了5年多,他们还不认识邻居,但由于隔音效果不佳,隔壁的对话、吵架会不时传来。很有意思,说是邻居,却从无交往;说是陌路,却用这种似有若无的方式介入对方生活。楼上还有户人家,主人一年难得回来一次,来了就打开龙头冲刷地板,水就会渗入“郭彭子”家的天花板。郭媛媛多次想去说明情况,可每每上去后发现已人去楼空。“像部惊悚电影。”

  “郭彭子”细节地观察体验,积累了许多素材,梦想有一天能拍出《七年之痒》《美国美人》《一一》之类的伟大电影。这对单眼皮情侣,洞察力是普通人的双倍。

  尾声

  王耀康、“郭彭子”和宋啸,有着对电影共同的热爱,也代表了三种不同的追求路径。王耀康用经商所得来养电影,“郭彭子”用给客户做影视为自己的作品积累资金,宋啸称拍摄之路“痛并快乐着”,未来他想先考研。宋啸佩服坚持个人风格的田壮壮,又希望更多人欣赏自己的作品,是走王耀康的路,抑或“郭彭子”的路,都还是未知数。7月20日,这些年轻人将带着梦想从上海各个角落出发,会聚在“下河迷仓”民间电影节的开幕式。一切才刚开始。


  • 强台风万宜擦肩上海
  • 高温费标准:不低于10元/日
  • 轨交10号线交大站将开工
  • 沪开征二手房土地增值税
  • 财大文科录取分数线居首
  • 沪拟建社区自助跳蚤市场

  • "跳高跷"现身外滩
  • 上海拟建社区自助跳蚤市场
  • 未听说有津贴 部分露天作业者与高温费"无缘"
  • 沪年内居家养老服务对象达13万 15项服务惠及百姓
  • 沪将启动第3次文物普查 5年内摸清不可移动文物
  • 从初评20分到最后仲裁64分 一高考"争议"作文背后
  • 上海青年民间电影人相聚"下河迷仓"

  • 上海试点中小学集体舞
  • 便利店门口分娩女子查出吸毒史
  • 外滩东方饭店变压器爆炸熏伤两人
  • 为抢客源随意停车 4站路停7次 813路变成"出租车"
  • 少年骑车带人被撞身亡 母亲哭诉:谁让你偷偷骑车
  • 南站扒窃惯犯人赃俱获 徐汇警方严打"半轮子"扒手
  • 张贴假广告招聘公关人员 一对夫妻诈骗40万被判刑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