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青年焦点>>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妻子踢死4岁孩子后丈夫协助抛尸 一中院开庭审理

2008年11月18日 00:54

来源:青年报 作者:陈鹏庭 选稿:孙琪

  今年6月1日儿童节那天中午,两名钓龙虾的青年在本市闵行区元江路、曙光路路口北侧河滩附近的荒野烂泥堆里发现了一名小男孩的尸体。警方侦查审讯后了解到的案件内情令人发指———4岁男孩生前因为尿床、尿裤子,被亲生母亲罚跪长达9个小时。期间,不时遭受暴力虐待。男孩最终因为肝脏破裂而死亡,而这名母亲残忍虐待幼子的目的竟然是为了报复公婆。事后,男孩的父亲禁不住妻子跪求,将儿子弃尸于此地。
  
  昨日,市一中院开庭审理了单荣侠虐杀幼子齐乐天,齐建华协助妻子抛尸一案。法庭上,面对公诉人的质询,单荣侠屡屡称“记不清楚了”,被公诉人直斥为“避重就轻”。法院将择日宣判。
  
  孩子尿床被逼跪地
  
  悲剧发生在今年5月29日。根据检察机关的指控,因为当天凌晨尿床、尿裤子,从上午10时起,4岁的齐乐天被母亲单荣侠要求在床前罚跪。其间,坐在床沿上的单荣侠用脚踢儿子的背部,乐乐摔倒在地,单荣侠又站起来,踢他的腹部,乐乐忍痛从地上爬起来,在母亲的威胁下,继续跪着。
  
  当天上午,上了一整晚夜班的父亲齐建华回到家,但是这没有能够改变乐乐的命运。困乏的父亲独自睡觉去了,虽然他睡前就看到儿子跪在地上,迷迷糊糊中也曾听到儿子被打的声音,但他不敢劝阻。法庭上,齐建华解释自己没有帮助儿子的原因———“我没法阻止,否则孩子母亲会打得更厉害。”
  
  检察机关的起诉书称,单荣侠自2007年底开始,就经常体罚、殴打儿子,有时甚至用钢条殴打儿子。对此,齐建华予以了证实。
  
  “打他(指乐乐)背上,木棒、鞋子都用”,齐建华回答公诉人质问时说。在齐建华的记忆中,有一次儿子被打,他去抱了一下,结果自己的脸被怒不可遏的单荣侠抓破。
  
  当天晚上7点,夫妻俩吃完晚饭,齐建华又要去单位上班,乐乐依旧跪在地上,饿着肚子。4个小时后,齐建华接到单荣侠的电话说“儿子身上都凉了”。
  
  回到家,儿子躺在床上,妻子告诉他,“儿子睡着了”。齐建华摸了摸儿子的身体,知道儿子已经不行了。“睡着了会这个样子,肯定是我老婆打的,家里就她一个人。”法庭上齐建华告诉法官,他知道儿子是被妻子打死的,他也想到报警,但单荣侠跪在地上,求他“帮她最后一次”。面对哀求,齐建华答应了。
  
  事发后第二天,单荣侠去了无锡,但是忐忑不安的她两天后回到上海,并且在6月3日与丈夫一起再次前往抛尸地察看,他们发现儿子的尸体不见了。当晚,两人被警方抓获。经过鉴定,乐乐系因上腹部受钝性外力作用造成肝脏破裂,导致失血性休克而死亡。
  6月4日,夫妻二人被警方刑事拘留,一个月后,被双双批捕。昨日,两人又一同站在了被告席上。单荣侠被公诉机关以涉嫌故意伤害罪起诉,齐建华被以涉嫌帮助毁灭证据罪起诉。
  
  母亲“忘记”重要细节
  
  但与丈夫面对法官时坦诚交待不同,单荣侠回答案件关键问题时有所保留。公诉人询问齐乐天当晚怎么死的,单荣侠回答:“具体的,记不得很清楚了。”法官问,齐建华回到家后两人怎么商量处理尸体的,单荣侠的回答依旧是“想不起来了。”法庭上,单荣侠称,事发当天就踢过儿子一次,而且是背部。但是,根据此前单荣侠对警方的供述,她还曾踢过乐乐的腹部,并且还揪过耳朵。因为不满单荣侠的态度,公诉人当庭斥责为她“避重就轻。”
  
  法庭上,单荣侠的辩护律师认为,公诉机关以“故意伤害罪”起诉并不妥当。“单荣侠体罚儿子,但并非有意置他于死地,齐乐天内伤而死,当时单荣侠没有办法从外表判断出伤势的严重,单荣侠疏忽大意,她的行为更接近于过失致人死亡。”公诉人则从半年来单荣侠对儿子屡屡虐待、殴打证明其伤害故意———“新伤老伤夹杂在一起,孩子的尸体上,头,脸,颈,躯干,特别是背部,还有四肢,体无完肤,触目惊心。”
  
  四老上书请求轻判
  
  昨日,单荣侠的父母从外地赶来参加了庭审。面对外孙死亡、女儿女婿将要入狱的情况,庭审中单母眼眶湿润,强忍悲伤。而庭审结束,刚一走到庭外,就禁不住放声大哭,瘫倒在地,恸哭之声在空旷的法院大堂里回荡。
  
  单的父亲就喝斥老伴不争气,“哭啥,别哭坏自己身体,她都已经做了这事,管她干啥”。而记者得知,虽然对女儿的行为失望,但是单的父母,包括齐建华的父母,4位老人联名向法院递交了请愿书,为单荣侠与齐建华二人求情,希望法院对他们从轻发落。
  
  庭审对话
  
  公诉人:齐乐天是你亲生儿子吗?
  
  单荣侠:是。
  
  公诉人:齐乐天当晚怎么死的?
  
  单荣侠:具体记不清楚了,跪好了,给他洗漱,还教他识字了一会,然后他睡了。
  
  公诉人:当天你体罚他了?
  
  单荣侠:是的。
  
  公诉人:为什么?
  
  单荣侠:他犯了错,还撒谎!
  
  公诉人:犯了什么错?是不是尿床?
  
  单荣侠:是。
  
  公诉人:小孩几点开始跪的?
  
  单荣侠:大概中午,跪到晚上。
  
  公诉人:期间打过他?
  
  单荣侠:是,当天晚上踢的,踢了一次。
  
  公诉人:发现儿子不行,打“120”没?
  
  单荣侠:没有。
  
  公诉人:是谁主张把儿子扔掉的?
  
  单荣侠:是我。
  
  公诉人:平时是不是经常殴打他?
  
  单荣侠:不是。
  
  公诉人:但是齐乐天尸体上体无完肤,到处是伤,你怎么解释?
  
  单荣侠沉默不语。
  
  揭秘
  
  行凶目的是为了报复公婆
  
  法庭上,单荣侠的父亲在证词中说,有一次,夫妻俩带着儿子去杭州打工处找他,硬说小孩不是他们自己的。“对着长辈,他们不敢承认这事”,但单的父亲几次听到小孩喊他们俩“爸爸”、“妈妈”。两人的婚姻,从一开始,就鲜有双方家人的祝福。
  
  5年前,当时才20岁的单荣侠从安徽来上海打工,认识了比她大4岁的山东小伙齐建华,不久,两人开始夫妻生活。2004年7月1日,单荣侠在山东齐建华老家产下一子,取名齐乐天。男孩健康、活泼,给公婆带来了欢乐。
  
  乐乐长着一张俊俏的脸,公公婆婆说他特别像爸爸。但是乐乐的脾气不是很好,公公婆婆说这点像他的妈妈。单荣侠闻听这话,心里很生气。接着,单荣侠越来越感到公婆对她的冷淡。单荣侠认为婆婆嫌弃他们没有正式办结婚证,还认为她长得不好看。到儿子3岁时,她在婆家呆不下去,夫妻两人再次来到上海,一家3口生活在闵行区马桥镇俞塘村,齐建华在一家饮料厂打工,单荣侠摆地摊卖杂品,工作时夫妻二人经常把乐乐一个人关在屋里。但即使偶尔走出家门,单荣侠也要给孩子戴上口罩,不让别人对小孩评头论足。
  
  但是,昨日庭审中,对于自己与公婆的矛盾,单荣侠一口否认,“没有矛盾,我一直都在努力,努力处理好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很重视这一点”,单荣侠说自己曾给公婆编织过毛衣。但是,齐建华反映:单荣侠嫌公公婆婆偏心。单荣侠曾经对他说“你父母对我不好,只喜欢我们儿子,所以我就要报复,就要打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