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声音 文汇视点 新民关注 晨报视野 电视聚焦 电台快报 晚报看点 东早都市 青年焦点 劳动民生
青年焦点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字体: 【打印】
3房隔成10房成批房客"群居" 记者探访"二房东"市场
2006年3月17日 00:29
[我要留言]

 

    “出租学生公寓”、“出租白领公寓”,类似这样的合租信息近来频频出现在沪上的各个租房网站。而不少房产公司也发现,来他们这儿租借3房2厅或4房2厅毛坯房的人一下子多出了很多,有的一个人就要求租下几套大房子。那么,这些人到底在干什么?连续几天,记者进行了详细的调查。


    随着房价的不断走低,不少房子转手困难,于是出租成了最好的办法。但好地段的高档住宅租金很高,一般的上班族承受不了,有一些人敏锐地看到了其中的商机。于是,他们出面把房屋承租下来,而且专租毛坯房,再找来施工队把房子简单装修后隔成若干间后作简单装修再配上电器,然后出租,这些人自然而然成了“二房东”。


    目前,“二房东”已经形成了一个不小的市场。但问题随之出现,此类形式的租房给物业管理以及治安管理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和挑战,而本月1日开始实施的《治安管理处罚法》对此也没有涉及。

探访第一站 --凯托大厦(位于中山西路)

 

■  一百平米多一点被隔成10多间

■  门口乱七八糟放着几十双鞋

 

   前两天,记者在租房网上看到这样一则信息:“位于中山西路上的高档小区,三室两厅,地段好,小区设施好,房间从4-8平方米不等,价位500-1000元不等。”当日下午,记者前往看房。


    房间在第13层,记者叫门许久也没人来开。记者轻推一下,门竟然自行打开了,原来根本就没上锁。走进屋内 ,一股异味扑鼻而来,门口乱七八糟地放着几十双鞋子,男式、女式都有,盆具器皿则搁放了一地。外面阳光明媚,里面却是昏天黑地的,只从卫生间透出几丝亮光。


    房屋已经没有结构了,眼前只留下一条窄窄的通道,两旁都是房门。记者数了一下,有十三四间房。房门都关上了,门把手上都挂上了东西,显然都已经住了人。记者随手敲敲“墙”,全是板壁发出的声音。“墙壁”简单地涂了白油漆。


    为一睹小房间内到底是什么模样,记者试着敲了几扇门。其中一扇住户的门打开了。一个三十岁模样的中年男子正躺在床上,小房间不足4平方米,只摆了一张上下铺的钢丝床。记者问男子房价多少,男子回答550元。记者问,这么小的房子住着舒服吗?男子说还好,就是出入不大方便,因为他没有进大楼的门卡。

 

探访第二站

星湖云庭(位于小木桥路)

 

■  储藏室改成了“迷你房”

■  为“方便”厨房成卫生间

 

    记者赶到后,一名时髦的小姐作了接待,她自称姓郭,是这里的“二房东”。


    三室二厅的房屋被隔成了8间。记者观察到,连着阳台的大厅被隔成了3个小间,这样,每个小房间都有了一个小阳台。储藏室改成了“迷你房”。由于租客人多,为了方便“方便”,厨房间被变成了卫生间。


    房屋墙壁做过简单的粉刷,很干净,并铺上了地毯。郭小姐介绍说,每天都会找阿姨来打扫,费用平摊。郭小姐又带记者来到楼上另一套房屋,一股油漆味扑鼻而来,几名装修工人正在刷油漆,这时一名男子正在往屋内搬东西。


    记者问:还没有装修好的房子能住人吗?郭小姐立即回答:“我们用的都是环保材料,很快就会没味道。我们还有一套,也仅装修了一个星期而已,大家不是住得好好的?”


    “你们如此分割,大房东乐意吗?”对记者的问题,郭小姐说:“我们隔好房屋后,房东都来看过,只要没有破坏原来的结构,房东不会有什么意见。”郭小姐显得很兴奋,滔滔不绝地说道,“几个月前,我们开始尝试这种性质的租房,不想很受欢迎,所以我们就不通过中介,直接在网上发布信息。刚开始还是学生来看房,现在白领也抢着来看。”郭小姐透露,他们手中有几十套房屋,现在市场上有很多装潢公司也增设了相应的业务,内容就是专门为出租房进行隔间设计、装修。

 

探访第三站

“学生公寓” (位于漕溪路)


■  客厅房间全是上下铺

■  床下堆着油漆桶刷子

   

    记者敲开了金谷园小区的一间“学生公寓”,开门的是位30岁左右的男子。大厅靠着墙壁摆放着5张上下铺钢丝床,床上全部摆放了东西,只有角落里的一张上铺“虚席以待”。3个房间的大门都敞开着,每个房间内摆放着3张上下铺,床底下还堆着油漆桶刷子等杂物。


    见记者犹豫不决,“二房东”王先生不厌其烦地介绍房子的便宜、地段好,再三强调铺位紧张。 以前主要是为部分学生提供便利,现在越来越多的社会人士为图便宜也爱来合租。记者问是否安全,“二房东”反问:只要不放贵重物品在房间,能有什么不安全的?


    记者一边看房,一边拿出了事先调试好的相机,不料相机启动了红外测光功能,一道红光闪电般地划过。这时,原本说话兴致勃勃的“二房东”神色异常,随即立即调整了说法:“我们这边是学生公寓,住的都是学生,把你们的大学毕业证书拿出来,住在这里都要出示此类证件的。”

 

给“二房东”算笔账

租出两个月后至少可双倍盈利

 

    目前市场上,干这行当的人越来越多,有“合伙制”,也有“单干”。通常这些“二房东”会同时租下好几套公寓进行隔间转租。究竟是什么推动了这一“行业”的迅速发展呢?自然是有利可图。为此,记者算了一笔账。


整间房出租形式


    成本:1、在徐汇等繁华地区的高档小区租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屋,租金大约在3000元/月;2、请来装修队进行隔间及外加购置一些简单的居住设施例如床、桌子和二手电器之类,这些费用林林总总加起来大约10000元。算起来“二房东”第一笔的投资不到15000元。


    收益:通常一套三室二厅的房会被隔成10间左右,按照所隔后面积大小不同而租金不等。平均每间每月600元,那么“二房东”第一笔租金就可以收到6000元,二个半月后即可收回成本了。之后每个月就能赚3000元左右。


铺位出租形式


    成本:同上


    收益:一间房如要放下两三张钢丝床,那面积不能小于15平方米,一套三室二厅房可以隔成6间左右,按一间房4-6个铺位的标准,每铺每月300-400元,“二房东”的第一笔租金收益将达到8000-10000元。

 

■  房客心态 

租金低地段好

没理由不借住


    苗先生:我第一次看房的时候,就以每月800元的租金预订下了一个5平方米的小房间。我怎么也没想到每个月花800元就能住在那么好的地段,那么好的小区,“房间小一点没什么太大的影响,每天都有阿姨来打扫,室友也都是白领,我觉得住得很舒服。”


    王同学:选择这种形式的租房,纯粹是出于房屋的便宜。我现在还在实习,没什么收入。但是这种租房肯定是不安全的,我从来不敢把贵重物品放在屋内,等有了钱,我就会马上换一个好点的住房。

 

隔房出租

四大热点区域


    繁华商业圈周围的住宅区。这些地区的房屋租金较高,一般单个住户难以承受高额的房价。通常,徐家汇漕溪路、宜山路、人民广场西藏路、静安寺万航渡路等商业繁华路段上的小区住宅是此类出租房较密集的地段。此类房屋所在的小区环境好,房屋较新,设施齐全。主要受一些白领青睐。


    非一级或二级繁华地段但交通便利。例如徐汇区的漕宝路、莲花路、闵行沪闵路及浦东新区张扬路等路段也是网上出现频繁的出租房地址。一些因职业需要的租房者比较倾向此类房屋。


    医院等一些治疗机构附近,例如中山医院、肿瘤医院、长海医院等沪上知名的医院附近。通常情况下,全国各地的人都慕名前来看病,陪同而来的家属往往因为定不到床位或者经济问题,选择这些按日计费的出租房。


    各大高校附近。每年高考、考研前,很多外地学生就会赶来打算报考的学校复习,相当一部分学生,因为没有经济收入,只能租借这类廉价的“学生公寓”。

 



选稿:初阳 来源:青年报 作者:顾金华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