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声音 文汇视点 新民关注 晨报视野 电视聚焦 电台快报 晚报看点 东早都市 青年焦点 劳动民生
青年焦点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字体: 【打印】
火车深夜倒车无车灯酿祸 被撞者称道口无人值守[图]
2006年3月16日 00:09
[我要留言]

 

    

    前天晚上11点左右,军工路2390号上海乐惠物流有限公司内(原上粮5库库区)的铁路专用线上,一列货运列车在倒车时,火车尾部车厢撞到一辆经过道口的10吨平板挂车头部,挂车驾驶员当场身亡,随车搬运工受轻伤。在记者调查过程中发现,原本没有半点接触机会的火车和货车在一个个有意无意的疏忽中“走到了一起”,并酿成惨剧。

 

火车两节车厢脱轨


    记者赶到现场时看到,一辆牌号为皖N01935的10吨平板挂车被撞击得面目全非,驾驶室严重变形。挂车被顶在了火车车厢和围墙之间,车头右侧被一堵围墙档着,左侧被火车车厢顶着,挡风玻璃全部破碎,围墙边一根电线杆被连根撞断。火车尾部的两节车厢已经脱离铁轨,弯成了“之”字形,几乎呈直角形横在道口。

 

驾驶室两人被挤压


   据目击者及搬运工反映,事发时被撞的挂车在粮库码头卸完货出厂,在库区内道路上由南向北行驶。经过10号铁路道口时见路口栏杆并未放下,于是驾驶员加速欲通过道口,不料黑暗中一列空载的货运列车由车头推行到10号路道口时,与正驶入道口的10吨平板挂车相撞。


    火车车厢将挂车撞出20多米。两节火车车箱脱轨后受阻才停下。平板挂车驾驶室内两人被卡在驾驶室动弹不得。内江消防中队的消防队员接报迅速赶到现场,用液压钳等专用工具将驾驶室破解后救出两名伤者。22岁的随车搬运工郑帅红只是轻微的划伤和撞伤,没有生命危险,随后被送往长海医院救治。44岁的司机孟祥全由于胸腹部严重挤压,当场不治身亡。

 

动用宝钢吊车清场


   铁路警方和杨浦警方在接到报案后也立即赶到现场,维护现场秩序,进行先期处置。凌晨3点,有关部门从宝钢调来两台50吨吊车参加救险,他们先把火车后三节车厢和前面的车厢断开,再把仍在轨道上的车厢拖走,出轨的两节车厢到昨天早晨6点30分左右被吊离,现场清理完毕。


    警方初步调查表明,事故属于非道路交通事故。目前,警方仍在作进一步调查。


事故原因调查

道口栏杆没有放下?


    记者赶到现场时看到,位于道口北侧的栏杆还是高高升起的,据当时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郑帅红介绍,当时他们经过路口时,看到的栏杆也是升起来的。


    记者随后走访了粮库内的一些工作人员和附近经常运货的司机了解到,道口两侧的栏杆是同步的,要升一起升,要降一起降,不会出现一边升一边降的情况。由此可推测,当时道口的栏杆事发时可能没有放下。随后,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粮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时的栏杆确实是没有降下来的。正是因为道口的栏杆没有降下来,才致使货车经过时并不知道有火车经过。


    一位道口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即使货车在路口看到火车的车厢,也可能会发生撞车事故,因为货车经过道口时是转弯过来的,看到车厢尾部时可能会以为火车已经开走,不一定会想到是倒车。一般这个时候驾驶员都会加速往前开,所以还是会发生相撞事故。因此道口的栏杆是杜绝相撞事故的关键。

 

火车夜间摸黑倒车?


    记者在现场看到,火车车尾的一节车厢几乎都压到了货车车头上,火车车厢的车轮已经完全被撞坏,基本上靠货车车头撑着才没有发生倾倒。据现场情况和相关人员的介绍可知,当时这列火车是在“倒车”。


    根据附近的工人、道口工作人员以及当事人郑帅红的介绍,当列车晚间在铁轨上行驶时,都会将火车头的灯打开,并且灯光比较强烈,很远就可以看到。由于当时是倒车,车厢尾部是没有灯的,在晚上倒车时更不易被察觉。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倒车时因为没有灯,铁轨两边也没有路灯,道口的工作人员只有当火车靠近时才能够发觉,而此时很可能错过了最佳的提醒时机。

 

对话死里逃生者

铁轨上没有灯光映射


    记者:你们昨天到这里来是做什么的?

    郑帅红:我们用卡车运雪碧到这里的码头卸货。


    记者:你还记得当时的情景吗?


    郑帅红:当时卸完货我们按照平时的路线往外开,当我们的车进了道口就突然看到货车车厢蹿出来把我们撞上了,后来有人把我救出来。


    记者:经过道口时知不知道这里有火车经过?


    郑帅红:不知道。我们当时以为没有火车经过,主要是因为道口的栏杆没有放下来,并且我们也没有看到铁轨上有灯光,所以不知道有火车经过。


    记者:铁轨上的灯光能够让你们判断有火车经过么?


    郑帅红:可以的,火车的车头都是有灯的,晚上都会开,经过道口时很远就能够看到车头的灯光照在铁轨上。

 

每次经过都有人值班


    记者:你在这里干活有多长时间了?


    郑帅红:已经有一、两个月了。


    记者:这一、两个月里,每次经过这个道口时有人值班吗?


    郑帅红:有人值班,并且有火车经过时栏杆会放下来。


    记者:那你事发前开车经过时看到值班人员没有?


    郑帅红:当时没看到有人在道口值班。


    记者:栏杆当时究竟是升上去还是降下来的?


    郑帅红:是升上去的。


    记者:平时通过这个道口的车辆多不多?

   

    郑帅红:很多的,昨天和我们一起运雪碧的就有5辆车。劫后余生幸抑不幸?


    记者:你现在伤主要在哪?


    郑帅红:脸上有些划伤,左胸口感觉很闷,左腿走路有点不方便,其它没有什么。


    记者:你现在是什么感受?


    郑帅红:劫后余生,不幸当中的万幸。



选稿:初阳 来源:青年报 作者:徐宏文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