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声音 文汇视点 新民关注 晨报视野 电视聚焦 电台快报 晚报看点 东早都市 青年焦点 劳动民生
青年焦点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字体: 【打印】
女扮男装骗女友巨款 恋爱半年"白马王子"竟是女儿身
2006年3月13日 23:48
[我要留言]

 

      在女孩小菊和她的家人眼里,曾留学德国多年、懂5国语言、考出钢琴8级、在市中心有套酒店式公寓房的“小伙子”狄伟实在是个无可挑剔的“白马王子”。不久,“小伙子”和小菊谈起了恋爱。期间,“小伙子”一次又一次编造理由从小菊处骗取巨款。


    当“小伙子”的面具被警方揭开后,小菊惊呆了——“成功男友”不但是个劣迹斑斑的累犯,更同自己一样是个女儿身,并非男儿郎。


    近日,化名为狄伟的女子赵昂在普陀法院被提起公诉。

 

女孩母亲做月老


    今年35岁的赵昂曾经是个运动员,练过五年游泳,后来又练过举重。浓眉大眼,长着一张国字脸,身板厚实的赵昂,从小就喜欢男性打扮。也就是这一点,使得赵昂在初次碰面时轻易地骗过小菊母亲的眼睛,也轻易骗过了刚刚踏出校门,恋爱记录一片空白的小菊。


    去年5月,赵昂来到小菊母亲所摆的烟摊买一批烟,小菊母亲让女儿去送货。首次见面,小菊对赵昂没什么特别印象。此后一来二往,赵昂与小菊母亲颇为热络。小菊母亲也相中了这个自称“海归、研究生学历、姐姐在上海开饭店”的“小伙子”。为了稳重起见,她还找来家中亲戚“面试”赵昂,大家最后的评价是:小伙子“人聪明,头子活络,小菊跟着他不会吃亏。”


    虽然觉得赵昂的举止有点怪怪的,但经不住母亲的再三撮合,小菊答应和赵昂交往。看电影、吃饭、游玩,两人的感情渐渐升温,在相互的短信中赵昂也开始自称是小菊的“老公”。

 

不断找理由“借钱”


    去年6月3日,小菊接到赵昂的电话:“借我3000元钱进海鲜等物品,饭店要用,等报销后再还给你。”由于事先赵昂一直在说帮姐姐打理饭店,于是小菊轻易地相信了。次日,小菊从银行拿出了3000元钱送到赵昂手里。没想到,才过了一天,赵昂又开口借钱,说进海鲜时车子撞了人,须赔人家3000元钱。小菊几乎没有什么犹豫就满足了“男友”的要求。


    在小菊看来,就算是好朋友帮个忙也是应当的,更何况两人现在已经确立了恋爱关系。但她不曾料到的是,自从有了这第一次之后,赵昂隔三差五地以各种理由借钱。


    据小菊的回忆:“我期间问他要过,他先说借给他朋友搞电脑生意,后来又说钱在股票里,等股票赚了就还给我,再后来又说要盘饭店,钱又全部投到饭店里了。”

 

手机号码露马脚


    据小菊说,赵昂前后借了她39万元。2005年10月,赵昂以去南京开饭店为借口突然在小菊的生活中消失了。小菊的父亲起了疑心,于是通过赵昂的手机号码,查到了机主的姓名、性别。让他们大吃一惊的是,机主是个女的。根据查到的家庭住址,来到了赵昂家,发现其POLO车还在,小菊的父亲判断赵昂可能没去南京。正好在小区楼下,小菊的家人们与赵昂相遇。


    小菊的父亲拿出了事先写好的借条,让赵昂签字,一边还拿出计算器和赵昂清帐。在赵昂签字后,小菊全家带着这些借条向警方报了案。


    在法庭上公诉人认为:赵昂由于所骗财物数额特别巨大,而且又系刑满释放后5年内重新犯罪(2000年,赵昂因诈骗被法院判刑2年),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


庭审镜头

当庭向父亲下跪


    在庭审的过程中,一名60多岁的老者,一直坐在旁听席的最后一排,脸色凝重地看着庭上发生的一切。赵昂也时不时地转身,朝着老者张望,似乎有许多话要说。这名老者就是赵昂的父亲,旁边陪着的是赵昂的阿姨。


    在赵昂听到检察院建议法院判处自己13年有期徒刑后,她痛苦流涕。在赵昂心里,相依为命的父亲是她心中最大的牵挂。“我20多岁就没了母亲,我父亲年纪也大了,身体也不好……。”


    就在庭审结束前,赵昂向审判长提出了一个请求,希望能和父亲说上两句话,在得到允许后,赵昂一个转身,面对着父亲跪下了,“咚咚……”磕了几个响头,并哭喊到:“爸,我对不起你……”


    面对这一切,赵昂的父亲显然不能接受。未说片语,就站起身跑了出去,赵昂的阿姨连忙紧随,“阿姨,帮忙照顾好我爸爸,帮忙照顾好。”“我会照顾好的,你放心。”在听到阿姨肯定的答复后,赵昂才起身。

 

解读案件背后4大疑问


1、“恋爱”半年多,为何小菊却没有发现“男友”女儿身?


    面对记者的提问,小菊似乎不愿再提起她的伤心事。小菊的父亲说:“赵昂长相太像男性,再加上我女儿老实,两人谈恋爱除了偶尔的勾肩搭背外,很少有亲密接触。”


    据记者了解,在小菊初次向警方报案时曾说:“赵昂不管什么时候都是男式打扮,甚至穿的皮鞋内裤都是男式的,而且上厕所都是跑男厕所。和她交往期间,看到过她的人都没有怀疑过她是女的。”

2、当小菊的母亲牵线时,赵昂是怎么想的?


    在庭上赵昂说:“因为我卖过假烟,怕惹来麻烦,所以在刚认识小菊母亲时,没有告诉她我的性别和姓名。后来在一次通话中,她的母亲叫我‘小弟’,才知道她母亲把我当男人,以后也就叫习惯了。骗小菊谈恋爱完全是中了邪,我真的没想过骗她,我对不起她。”

3、骗到的钱去向何方?


    据赵昂向法庭陈述:“除了花了三四万元钱买了一辆二手POLO车外,其余的都用在一个朋友身上,给她买高档名牌衣服,金银首饰,还有吃用开销。”

 

4、赵昂到底骗了多少钱?


    公诉人指出:“我们以书证、提款记录以及各证人为证,还有就是被告人在公安机关的供述,都可以证实她确实借了39万元钱。”


    但赵昂辩解她没有借过那么多。“也就在十六七万左右,当时,小菊的父亲带了很多人来我家小区,要和我核对所欠的钱款,借条上写着我一共欠了39万余元。我看他们人多,想着赶快脱身,就在两张借条、两份还款计划上签了名。”



选稿:初阳 来源:青年报 作者:陈轶珺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